首页 >> 国际 >> 国际问题研究 >> 国际组织
美国在贸易、气候变化和外交政策上与其他成员“格格不入”使峰会议题趋于复杂 G7峰会周五召开,已沦为“G6+1”?
2018年06月06日 16:59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安峥 字号
关键词:特朗普;欧盟;贸易;欧洲;盟友;领导人;钢铝关税;美国与;妥协;评论

内容摘要:有评论指出,当白宫不念“旧情”向欧盟、加拿大开征钢铝关税后, G7成员几乎都已登上美国贸易的“黑名单”。“美国和欧洲自3月开始一直就贸易问题进行谈判,”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上海欧洲学会副会长叶江指出,“只是眼下,双方谈判破裂、贸易战一触即发,这个问题无疑将成为峰会上最重要的话题。“欧洲的愤怒也相当大,欧洲不能接受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征收关税,欧洲不是特朗普权力的皮球。为什么美国先“翻脸”,最终还是要其盟友(欧盟、日本和加拿大)妥协?崔洪建认为,一个原因是,西方国家仍对美国抱有期待。尽管美国的政治钟摆会不断摆动,但盟国已经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充分利用美国的巨大市场,未来的局面可能更加困难。

关键词:特朗普;欧盟;贸易;欧洲;盟友;领导人;钢铝关税;美国与;妥协;评论

作者简介:

 

  本周五,一年一度的G7峰会将在加拿大滑雪胜地夏洛瓦举行,但会场气氛注定不会“清凉”。有评论指出,当白宫不念“旧情”向欧盟、加拿大开征钢铝关税后,G7成员几乎都已登上美国贸易的“黑名单”。法国财长勒梅尔上周末直言,G7实际已沦为“G6+1”。

  从和气到生气?

  “美国和欧洲自3月开始一直就贸易问题进行谈判,”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上海欧洲学会副会长叶江指出,“只是眼下,双方谈判破裂、贸易战一触即发,这个问题无疑将成为峰会上最重要的话题。”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学者西斯尔·康利认为,在关税大棒下,各国领导人恐怕很难专注于其他问题。

  美国《纽约时报》认为,事实上,贸易并不是造成G7峰会气氛尴尬的唯一原因。由于美国在贸易、气候变化和外交政策上的“格格不入”,峰会议题将变得复杂。

  “过去几年,西方国家一直借G7峰会展示西方团结、仍处于世界舞台中心的形象,这次很难实现了。”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指出,“G7内部已形成1对6的格局,其他国家势必会在贸易、伊核协议和美搬迁驻以色列使馆等问题上对美国群起而攻之。”

  最“生气”的当属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路透社评论称。尽管政治理念与世界观不尽相同,但他却是首批祝贺特朗普当选的领导人之一,自认为“没有哪个朋友、盟友和伙伴”比美国与加拿大更亲密。然而,当他出现在G7会场时,他的脸上很难再有习惯性的微笑,而是扮演起一个陌生角色:特朗普的批评者。“欧洲的愤怒也相当大,欧洲不能接受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征收关税,欧洲不是特朗普权力的皮球。”德国《明镜》周刊称。

  渥太华大学国际事务教授帕里斯认为,本次峰会的主要挑战是,如何保持G7的完整性。

  从惩罚到安抚?

  不过,美国方面似乎并不悲观。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提醒”西方伙伴,总统有权随时撤销或修改关税政策,所以仍有“灵活”的谈判空间。

  “这种‘先罚后谈’的做法其实是特朗普的对欧策略,”崔洪建认为,但是欧洲恐怕“不吃这套”。欧洲此前曾有意妥协,但他们随后发现,特朗普的要价永无止境。这次是钢铝关税,未来可能还会在进口汽车、市场准入问题上进一步发难。如果这次欧洲继续让步,特朗普还会步步紧逼。“因此,欧盟这次估计会在峰会上坚持立场:先豁免再谈判,并向特朗普发出一个信号:适可而止。”

  西方舆论也持类似观点。法新社称,欧盟早在半个月前就已拟好一份价值33亿美元的报复清单。一位法国官员表示,总统马克龙可能会在峰会上与特朗普会晤,并就贸易问题“摊牌”。有加拿大媒体称,东道主应该带领其他国家“围殴”美国。面对愤怒的大多数,“特朗普将如何解释自己的贸易立场、如何安抚西方盟友,将是本次峰会的看点之一。”崔洪建说。

  从妥协到较量?

  “围殴”也好,“摊牌”也罢,专家们认为,各国可能会尽情“攻击”美国,但并不会与美国“决裂”。“他们只是希望进一步对特朗普施压,促其改变态度,或者作出其他一些技术性让步。”崔洪建说。

  “斗而不破,仍是盟友与美国之间的基本状态。”叶江指出,欧美围绕钢铝关税问题仍有谈判余地。欧盟此前的立场是要求美国“无条件豁免”;美国则坚持“有条件豁免”,比如像韩国那样自愿降低对美出口量并允诺进口更多其他产品。“我认为,双方最终还是能够找到妥协空间,这本身也是G7峰会存在的意义之一。”

  然而,国际舆论可能要“打抱不平”。为什么美国先“翻脸”,最终还是要其盟友(欧盟、日本和加拿大)妥协?崔洪建认为,一个原因是,西方国家仍对美国抱有期待。“他们认为,美国与盟友关系不顺可能只是暂时现象,会随着特朗普的离任而消失,并不是美欧、美日、美加关系的长期走向。”事实上,小布什政府时期,美国在处理与盟友关系时也曾有过类似做法,有意对钢铝产品征收高额关税。不过,由于小布什本人没有特朗普善变、主流政治对其牵制更大、国内经济好转等原因,美国最终放弃了严厉的贸易措施。

  一些专家认为,美国与传统盟友关系的逐渐疏远并不是暂时的,而是长期性的。尽管美国的政治钟摆会不断摆动,但盟国已经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充分利用美国的巨大市场,未来的局面可能更加困难。

作者简介

姓名:安峥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