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国际问题研究 >> 欧洲
田德文:欧洲政党光谱和政治格局进入调整期
2018年04月10日 09:2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田德文 字号
关键词:欧洲;政党;崛起;主流政党;民粹主义

内容摘要:北京时间3月5日,意大利议会选举结果出炉。由于没有政党或政治联盟的票数足以单独组阁,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即将与所有党团代表磋商组阁事宜。欧洲政党格局经过复杂而长期的“洗牌”之后,最终应该可以走向新的平衡。

关键词:欧洲;政党;崛起;主流政党;民粹主义

作者简介:

   北京时间3月5日,意大利议会选举结果出炉。因丑闻下台的前总理贝卢斯科尼领导中右翼联盟获得37%的席位,民粹主义的“五星运动”获得32%的席位,2016年因修宪公投失败而辞职的前总理伦齐领导的中左翼联盟只获得23%的席位。由于没有政党或政治联盟的票数足以单独组阁,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即将与所有党团代表磋商组阁事宜。

  意大利能否组成德国那样中右中左主流政党联手的“大联合政府”,具有民粹主义色彩的“五星运动”“北方联盟”能否上台执政?意大利联合执政谈判会不会陷入僵局,最终出现软弱的少数派政府或新政府难产?此次意大利议会选举再一次说明,欧洲国家长期轮流执政的中左和中右翼政党受到民粹政党和激进政党崛起的挤压,政党光谱和政治格局进入调整期,而这将给欧洲乃至世界形势的走向带来不小的影响。

  欧洲主流政党面临执政困境

  作为一种政治意识形态的民粹主义在欧美国家长期存在,其主要特征是反精英、反建制、反官僚。二战后以来,由于欧洲主流中左、中右翼政党能够代表多数选民的利益,民粹势力一直处在边缘位置。近年来,在金融危机、欧债危机、难民危机背景下,欧洲国家的民粹政党迅速崛起。其中,激进的左翼民粹政党包括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意大利的“五星运动”和西班牙的“我们能”等,保守的右翼民粹政党包括法国的“国民阵线”,英国的“独立党”,德国的“另择党”,奥地利与荷兰的“自由党”,瑞典的“民主党”,芬兰的“正统芬兰人党”,波兰的“法律与正义党”,匈牙利的“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葡萄牙、瑞士和丹麦的“人民党”等。虽然这些政党的主张差别很大,但其最大的共同点是全方位反对长期轮流执政的中左和中右翼政党,以“人民的名义”提出各种颠覆中间派路径的政策主张。

  欧洲国家民粹政党崛起给主流政党造成程度不等的执政困境。第一,主流政党不得不对民粹政党的诉求做出回应。在2014年5月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中,“独立党”在英国得票最多,使得退出欧盟在英国成为各党必须回应的重要话题。2016年6月,英国通过全民公投决定脱离欧盟。第二,民粹政党上台,主流政党失去执政地位。1998年,维克托·欧尔班领导的匈牙利“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上台,成为战后欧洲第一个主政的民粹政党。2015年1月,希腊“激进左翼联盟”上台。同年举行的波兰总统和议会选举中,“法律与正义党”成为波兰第一大党单独执政。2015年4月举行的芬兰大选中,“正统芬兰人党”成为议会第二大党参与执政,党首蒂莫·索伊尼出任外长。第三,主流政党上台难、施政难。2016年,西班牙由于“我们能”迅速崛起,政党格局发生很大变化,导致议会花了一年时间才艰难组阁成功。法国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和2015年大区选举首轮投票中,马琳娜·勒庞领导的“国民阵线”得票率都居榜首,超过左翼的社会党和右翼的共和党。在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中,勒庞毫无悬念地进入第二轮投票,迫使社会党和共和党共同支持作为“第三方”的新人马克龙,才阻止勒庞当选总统。2017年德国议会选举中,由于“另择党”得到大量席位,组阁谈判耗时5个月才重组中右中左合作的“大联合政府”。默克尔虽然保住总理职位,但施政空间受到的限制明显增加。

  欧洲民粹政党崛起的经济背景是金融危机以来多数欧洲国家增长乏力、失业率居高不下、青年失业率畸高,社会背景是近年来欧洲国家内部阶级矛盾、代际矛盾、族群矛盾日益尖锐,民众的愤懑情绪不断积聚、不安全感持续上升,战后欧洲引以为傲的“阶级合作”与“社会和谐”受到严重侵蚀,欧洲社会由“多元化”走向“碎片化”。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各国政府应对危机乏力,主流政党间的政策差异越来越小,主流中左中右翼“钟摆政治”失效,选民无可选择,欧洲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上升为政治危机,给民粹政党崛起留下了空间。

  从政党格局上看,民粹政党兴起意味着二战后欧洲“共识政治”时代的终结。20世纪五六十年代,多数欧洲国家的执政政党都在建设“福利国家”方面达成共识,尽管左右两翼在具体政策上仍有差别,但都以不破坏福利国家的基本结构为前提。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撒切尔主义”为代表的欧洲右翼政党推进福利国家改革,打破战后欧洲第一波政治共识。20世纪90年代末,以英国布莱尔工党政府上台为标志,欧洲左右翼政党以推进新自由主义改革为前提,再次进入共识政治状态。如果说,二战后欧洲第一波共识政治是以右翼政党做出改变为基础的,那么第二波就是以左翼政党改变政治主张为基础实现的。2008年金融危机后,二战后欧洲第二波“共识政治”逐渐走向末路。以反对新自由主义改革为主要诉求的左翼民粹主义和主要强调“民族国家”价值的右翼民粹主义政治势力迅速崛起,长期执政的中左和中右翼政党经常需要组成“大联合政府”抱团取暖才能保住执政地位。欧洲政党格局似乎正在形成新的左中右力量格局,在这个转型的过程中,中间派政党面临的上台难、施政难的困境日益严重,而崛起中的民粹政党又不能完全控制国内政局,加之民粹主义政客一般都不太“专业”,大选时忽悠老百姓尚可,但在复杂政治格局中的执政能力较低,这就使得欧洲不少国家出现主流“老党”和民粹“新党”相互掣肘、谁也难以有所作为的“弱政府”时代。

作者简介

姓名:田德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