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国外社会科学 >> 经济
数据流为亚洲经济增长和国际贸易创造新机遇
2018年04月12日 10:1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马毓鸿 字号
关键词:限制;隐私;全球数据流;国际贸易;政府;互联网;计算;研究;亚洲;经济增长

内容摘要:Meltzer)和香港大学TRPC技术研发项目公司创始人皮特·乐福洛克(Peter Lovelock)近日在布鲁金斯网站上发表题为《数字经济管理——理解亚洲跨境数据流的重要性》(Regulating for a digital economy:Understanding the importance of cross-border data flows in Asia)的研究报告。该文章聚焦数据流对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的重要影响,列举并分析了当前各国对数据流的应用和管理方案,提出将数据流优势最大化的建议。全球数据流也在改变国际贸易的性质,它直接向客户销售商品和服务、嵌入全球价值链,为企业参与全球经济创造新机遇。互联网和全球数据流是小型企业参与国际贸易的绝佳机会,在东亚尤为如此。

关键词:限制;隐私;全球数据流;国际贸易;政府;互联网;计算;研究;亚洲;经济增长

作者简介:

  布鲁金斯学会全球经济与发展高级研究员乔舒亚·迈尔策(Joshua P. Meltzer)和香港大学TRPC技术研发项目公司创始人皮特·乐福洛克(Peter Lovelock)近日在布鲁金斯网站上发表题为《数字经济管理——理解亚洲跨境数据流的重要性》(Regulating for a digital economy: Understanding the importance of cross-border data flows in Asia)的研究报告。该文章聚焦数据流对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的重要影响,列举并分析了当前各国对数据流的应用和管理方案,提出将数据流优势最大化的建议。

  全球连通性和数据流规模都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这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基础,而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特点是端到端的资产数字化和数字生态系统。在经济和连通性方面,亚太地区仍然是全球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截至2017年,亚洲的互联网用户多达19亿人,位列世界第一。

  在数字时代,跨境数据访问、用法和交换对经济增长至关重要。每个产业都依赖数据及其产生的全球数据流。通过遍布世界的数据基础设施(比如云计算),全球连通性使跨境经济活动成为了可能,从而让个人、初创公司和小型企业都能进入全球市场。其中的核心问题是,数据的自由流动降低了交易成本,突破了距离的限制,也提高了组织效率。互联互通的增进加速了思想的传播,使世界各地的用户能够利用新的研究和技术打造新的企业。

  全球数据流也在改变国际贸易的性质,它直接向客户销售商品和服务、嵌入全球价值链,为企业参与全球经济创造新机遇。麦肯锡公司估计,全球数据流将全球范围内的国内生产总值提高了大约3.5%,这在2014年相当于2.8万亿美元。

  互联网和全球数据流是小型企业参与国际贸易的绝佳机会,在东亚尤为如此。东亚国家的小企业占所有企业的60%—99%,占所有就业岗位的50%—98%,占GDP的35%—70%。利用易贝或阿里巴巴等数字平台,小企业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赢得客户。云计算的数字输入实现了对计算能力和大公司专属软件的按需访问,这样的数字服务可以减少固定的信息技术成本,也能提高商业竞争力。

  虽然连通性和数据流创造了巨大的经济和贸易机会,各国政府仍采取数据本地化措施限制数据流动,而这将产生经济和贸易成本。研究表明,数据本地化措施使印度、印度尼西亚和越南的GDP分别降低0.1%、0.5%和1.7%。限制跨境数据流有多种方法,有的国家不允许数据向境外转移;有的国家允许数据向境外转移,但要求在国内备份;有的国家则要求在转移前须征得其同意。这些限制措施目标不尽相同,主要是为了保护或改善公民个人隐私、确保国家安全、保证执法人员快速获取数据、提高经济增长速度或增强经济竞争力。

  为了实现合法目标,各国政府在制定法规时的关注重点应当是让风险管理——无论涉及隐私还是网络攻击——保持在一个相对于经济和社会利益可接受的水平。数据本地化对整体国内投资的影响相当大,这会减缓经济增长,也会减少出口。限制跨境数据流动不仅损害了执行这些政策的国家的竞争力,同时也有损其他国家的竞争力。当一个国家对数据流设置障碍时,另一个依赖这些数据流的国家也会受到影响。

  无缝且快速地在不同国家之间传输大量数据可能会削弱国内监管标准,比如隐私、消费者保护和医疗保健等领域。例如,流向具有较低隐私保护级别的司法管辖区的跨境数据可能损害国内隐私保护,而这会鼓励监管机构限制个人信息的跨境转移。然而,不少国家正在制定隐私法,反映了他们各自对通过数据流促进增长和贸易机会的想法,以及将隐私风险降到最低的观念。每个国家对隐私有不同的限定,当前的挑战是如何让数据在这些国家之间自由流动。这需要一种基于共同原则的隐私措施,重点是要达成协议,并给予每个国家实现这些目标的灵活性。

  研究表明,当数据保存在本地时,安全性不一定会增强,并且可能会被削弱。安全问题包含技术、财务、人力等诸多要素,而且越来越多的数据使用云计算来处理。例如,2015年产生的所有互联网流量中,有70%的数据经过了云数据中心,比2011增长了30%。因此,在评估由于数据泄露而导致的网络攻击时,通常要考虑云的安全性。云供应商的经验、技术和财务能力是数据安全日益重要的决定因素。

  另外,提高安全性需要政府和私营部门专家之间的合作,而数据本地化通常会阻碍开发应对安全威胁的集体响应机制。政府还通过限制数据流来保护国内公司,但这种保护有多种不利后果。数据流限制可能有悖于该国在世界贸易组织框架内的承诺。同时,保护主义数据限制可能会导致其他国家的报复,这会增加该国公司使用数据进行全球运营的成本。

  如上所述,互联网和全球数据流可以提供巨大而广阔的经济机遇。政府需要确保自己的国家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并制定战略来充分利用这些新的数字贸易机遇,这意味着要避免诸如数据本地化等狭义的保护主义做法。相反,政府应进行必要的改革,确保其制定的规章可以最大限度地实现数字技术带来的机遇。此外,政府应当利用数据更好地调整政府服务,并确保教育系统能够培养适应数字经济的劳动力。

  (马毓鸿/编译)

作者简介

姓名:马毓鸿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