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国外社会科学 >> 文化
谷崎润一郎与中国文坛的交往
2017年07月14日 00:00 来源:文汇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1918年,谷崎润一郎曾到中国旅行了两个月,并有意寻访中国文坛的新兴作家,最后竟一无所获,失望地回到了日本。这时的文坛气象已与8年前迥然不同了。

关键词:文坛;中国;上海;欧阳予倩;郭沫若

作者简介:

 

  1918年,谷崎润一郎曾到中国旅行了两个月,并有意寻访中国文坛的新兴作家,最后竟一无所获,失望地回到了日本。1926年1月,谷崎第二次造访上海。这时的文坛气象已与8年前迥然不同了。郭沫若、郁达夫、田汉等创造社的主将已陆续自日本回到了上海。文学研究会的谢六逸等也自早稻田毕业后来到了上海,且几乎都成了内山书店的常客。

  1926年1月20日《申报》“本埠新闻”中刊登了“日本文学家谷崎润一郎来沪”这样一条消息,内容如下:

  日本文学家谷崎润一郎氏,以描写变态性欲著名,每书一出,举国争阅,与菊池宽氏并称为大正时代之文豪,昨日来沪游历,由内山完造君发起,于本月22日在北四川路内山书店楼上开会欢迎,并约定谢六逸君演说我国新文学现状,如有请谷崎氏演说者,请向内山君接洽,谢君已允代为翻译云。

  谷崎润一郎(1886—1965)对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1910年,他以小说《刺青》登上文坛,不久文名鹊起,被认为是日本20世纪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他的作品多描写男性对女性病态的膜拜和女性非凡的魅力或魔力,文字精炼老到,被推为唯美派的大家。中国新文学界很早就注意到了他,周作人在1918年4月发表的《日本近三十年小说之发达》中就曾介绍过他,1924年他的小说《麒麟》等被翻译到了中国。而谷崎本人对中国新文学的动向也一直十分留意,1918年,他曾到中国旅行了两个月,除了上海之外,还在苏州、杭州、南京、庐山和北京留下了足迹,写出了文字清丽的《秦淮之夜》《西湖之月》和《庐山日记》,除了徜徉于山水古迹之外,还到处寻访中国文坛的新兴作家,最后竟一无所获,失望地回到了日本。其实,1918年时,陈独秀的《新青年》已在中国竖起了中国新文化运动的旗帜,鲁迅、康白情等人的白话小说、白话诗也陆续问世。但也许当时新文学运动的威势尚不足以震撼整个社会,也许是谷崎当时交游的圈子对初露头角的新文学运动比较隔膜,总之,谷崎的首次中国之旅没有感受到中国文坛中任何新的气息,最多也只是一些曾经风靡上海的鸳鸯蝴蝶派的余波而已。

  1926年1月谷崎再次来到上海时,文坛的气象已与8年前迥然不同了。1921年秋,在东京成立的创造社将大本营移到了上海,郭沫若、郁达夫、田汉等主将也陆续自日本回到了上海。文学研究会的谢六逸等也自早稻田毕业后来到了上海,且几乎都成了内山书店的常客。谷崎抵沪几天后,他的旧友、时任三井银行上海支店长的T氏在“功德林”设宴为谷崎洗尘。觥筹交错之间,同席的一个经纪商宫崎告诉谷崎说,如今有一批青年文人艺术家正在中国掀起一场运动,日本的小说、戏剧中的一些优秀之作差不多都经他们之手译成了中文,“你若不信,可到内山书店去问一下,书店老板与中国的文人颇熟,到了那儿便可知晓了”。宫崎说这一番话倒也不是空穴来风,1924年内山完造在自己的书店里组织了一个“文艺漫谈会”,经常有一些热爱中日文艺的青年人在那里畅谈心得,还编了一份名曰《万花镜》的同人刊物,宫崎喜欢中国的戏剧,也常到书店里去坐坐,知道一些上海文艺界的信息。谷崎听宫崎如此一说,立即来了兴趣,决定去寻访中国的文坛新人。后来的情形,这里译出的文字已有记述,不再引录。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