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国外社会科学 >> 文化
严奕飞:“史上最凶残莫卧儿皇帝”的去妖魔化
2017年07月14日 10:21 来源:文汇报 作者:严奕飞 字号

内容摘要:奥朗哲布王子正面迎战发疯的大象苏达卡尔(Abdul Hamid Lahori。若眼下这份把奥朗哲布还给历史的努力能以其寡淡让“奥朗哲布黑”从马萨拉戏剧的高温中冷静下来,便是当下印度所能期待的最富营养的一餐精神“解毒”。

关键词:儿皇帝;卧儿;卧儿帝国;历史乡愁;印度

作者简介:

 

  奥朗哲布的复杂性与矛盾性,随着作者深入细致的挖掘而立体、饱满起来。大量“重见天日”的细节或许会加深人们对这位皇帝的好奇:比如晚年的他为何如此费力不讨好地发动对德干高原旷日持久的征讨?在宁愿偏爱孙子和贵族大臣也不愿意相信任何一位儿子具备帝王相之前,他是以怎样的脾性和方式参与或见证了儿子们的成长?又是怎样的相处让他认定儿子们难成大器?

  暴虐皇帝的“黑历史”

  奥朗哲布·阿拉姆吉尔(Aurangzeb Alamgir,1658/1659—1707年在位)无疑是莫卧儿帝国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皇帝:先是弑兄囚父地攫取王位,在此后近半个世纪的统治期间又损毁了不少印度教神庙、迫害印度教徒、问斩锡克教宗教领袖……

  我第一次听到试图替这位皇帝说好话的,却正是从一位锡克教徒这儿。德高望重的印度国民“段子手”库什望特·辛格(Khushwant Singh,1915—2014)老爷子在其历史小说《德里》中腾出了一整个章节给奥朗哲布。在这之前,还不动声色地抖了一个历史的“包袱”:“你从未听说过这位奥朗哲布还支持过印度教和锡克教寺庙的修建吧。”

  作为莫卧儿历史的门外汉,我当时的想法是:对哦,好像确实也没人这么告诉过我。

  对这位皇帝的不假思索、不打一处来的怒气从未偃息,在现如今的印度更是风波再起:2015年,经过以印度人民党(BJP)为代表的印度教民族主义者不遗余力的奔走,德里市中心“地王”级别的“奥朗哲布路”终于灰飞烟灭,取而代之的是为纪念彼时刚去世不久的第十一任总统、科学泰斗卡拉姆博士的“Dr. APJ Abdul Kalam Road”。路名因被纪念者的名字变长而“增肥”了整整五个音节。至于这一变动给国内外路人在解释交通时造成的不便,德里市政公司才不管呢!据说这趟“改头换面”是市政公司员工在月黑风高的大半夜里完成的。而对奥朗哲布作为暴君、盲信者(bigot)及宗教狂热分子的口诛笔伐,更是早在七十多年前尼赫鲁发表《印度的发现》时便开始了。

  另一种路数的批评者则对三皇子奥朗哲布与大皇子达拉·希克(Dara Shikoh)惨烈的皇位争夺战耿耿于怀。他们带着满满的历史乡愁,打包票似地祭出了一个著名的假设:要是当时获胜的是对印度教有更多同情和偏爱的达拉,次大陆那充满宗教矛盾的现代史一定就此改写。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