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国外社会科学 >> 文化
俄罗斯当代文学中的“中年叙事”
2017年10月12日 10: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孙磊 王志耕 字号

内容摘要:孙磊王志耕:俄罗斯当代文学中的“中年叙事”。而在苏联解体之后的文学文本中,这种对历史场景的规避和逃离,就成为其“中年叙事”的主导话语。逃离政治:中年叙事的重要声音在当代俄罗斯文学中,中年叙事中的“逃离”主题体现在多个方面。在整个社会生活中,政治是一种主导现象,而在政治生活的舞台上,中年人从来都是主角。在当代俄罗斯文学中,中年叙事的一个重要声音,便是厌烦了政治角逐的中年人对政治的逃离。中年人拥有家庭中最多的身份,他们既是丈夫或妻子,同时也是父亲或母亲、儿子或女儿,无论是哪种身份,他们都是那个被期待最多的对象,那个要承担最多的责任主体,家也应该是他们心灵的港湾。

关键词:逃离;中年人;叙事;身份;俄罗斯文学;政治生活;婚姻;解体;小说;巴士马科夫

作者简介:

  国内前段时间的“保温杯事件”引发了人们对“中年”问题的关注,这种关注既说明了整个社会对中年人的过度期待,希望他们在事业、家庭中都成为令人依赖、崇尚的成功者,成为年轻一代的榜样乃至偶像,承担起作为整个社会中流砥柱的责任,但同时也隐含着社会对一些中年人的“失望”,人们看到了他们疲惫的生活,以及同样疲惫的思想和灵魂。实际上,“中年”问题不独是中国社会的问题,也是进入现代社会以来的一个世界性问题。所以,“中年”问题也是当代世界文学所关注的对象。让我们对俄罗斯文学中的“中年叙事”来做一个考察,从中也可以看出当代文化的一些共同问题。

  历史转型与文学中的“中年”论题

  作为有着深厚“人学”传统的俄罗斯文学对“中年危机”有着持续的关注,只不过关注点不一而已。在苏联解体前的一段时期,仍属于“解冻”的阶段,“中年”在那时是一个隐喻,它意味着成熟与反省。我们在田德里亚科夫的《六十支蜡烛》(1972)中可以看到,60岁的教师叶切文,一生培养了无数的人才,然而却有一个学生声称要“审判”他,称他为“社会病毒孳生地”,这使他从盲目的喜悦回到了深沉的反思:当年作为一个有威望的教师,他曾迫使一个无知的学生与蒙冤入狱的父亲划清界线;而这个学生22年来在背叛父亲的懊悔中成了一个酒鬼,并归罪于老师叶切文;这也就促使叶切文反省他引以自豪的教师生涯,在他的中年即将结束的时候,到底应当如何点燃第61支蜡烛。邦达列夫的小说《选择》(1980)提出的同样是中年反思的问题:拉姆津年轻时投降了德国人,中年后回到国内,无法见容于社会,同时也无法承受悔恨之重,最后选择了自杀;而另一个主人公瓦西里耶夫虽然自认为作出了正确的选择,但仍然遭遇中年危机,作为画家,美真的能拯救世界吗?面对现实的蜕变,他直到最后仍然在寻求最终的答案。

  在苏联解体前后的历史时期,在文化转型的历史场景中,中年问题变成了一个社会理想化的“中年期待”问题。后现代语境将这一命题复杂化了,因为它往往与中年人的身份认同、自身重塑、自我实现的问题联系在了一起。中年是人生的收获季节,到了这一年龄的中年人是社会的中坚力量,他们消除了年轻时代的青涩,进入到生活和生命创造的鼎盛期,在一定程度上引领着社会的价值取向。然而,中年又是一个充满危机的人生阶段,激情退却,生命进程更多地受制于习惯的惰性、既有的思维方式。青年时代单纯、真诚、令人向往的“梦想”缓慢而毫无察觉地变得模糊,甚至变得面目全非。于是,俄国文学的中年叙事由“追寻”转化为“逃离”。

  实际上,马卡宁发表于20世纪70年代末的小说《逃离的公民》(1978)已经提出了这一命题。主人公帕维尔不能承受家庭事业的重负,与两个伙伴离开都市,逃入原始森林,试图过一种隐居的生活;然而,他们却无法彻底割断与世俗生活的联系,他们在“逃离者”、“破坏者”和“开拓者”的身份之间左冲右突,无法定位,最终走向沉沦。而在苏联解体之后的文学文本中,这种对历史场景的规避和逃离,就成为其“中年叙事”的主导话语。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肖)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