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国外社会科学 >> 文化
阅读推广可以成为行为艺术
2018年05月10日 10:0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黑马 字号
关键词:马特尔;出版;斯蒂芬·哈珀;阅读推广;读书会;布鲁姆;文学;小说;名人;丛书

内容摘要:黑马每年到了世界读书日,社会上总会举办各种盛大的阅读推广活动,比如各种形式的读书会、朗诵会等。但在专业的文学出版和阅读领域内,这样的阅读推广活动似乎做得更加润物细无声,也更有“可持续性”,往往是以出版一系列的作品批评和解读类图书的形式进行。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美国文学研究大家哈罗德·布鲁姆(Harold Bloom, 1930—)主编的阅读与研究指南系列丛书,分为《布鲁姆的重要长篇小说家》《布鲁姆的重要戏剧家》《布鲁姆的重要世界诗人》和《布鲁姆的重要短篇小说家》四大系列,每册都是硬精装,但篇幅也就100多页.从书单看来,马特尔为总理开列的书目偏重人文性,有小说、戏剧、诗歌、宗教文本、插画故事、儿童读物,但没有一本是直接关于治国理政的非虚构著作,这也是为所有人推荐的,其实还是意在培养一个人的人文素养和情感性思维方式。

关键词:马特尔;出版;斯蒂芬·哈珀;阅读推广;读书会;布鲁姆;文学;小说;名人;丛书

作者简介:

  每年到了世界读书日,社会上总会举办各种盛大的阅读推广活动,比如各种形式的读书会、朗诵会等。这些看似轰轰烈烈的“一阵风”式的活动,仅仅是造势,可能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应该说,多刮上几阵或经常刮,就会成为风气,对全民阅读很有促进作用。

  我知道在德国,作家常为一本新书,像剧团巡演一样走遍全国,一站一站推广,因为德国不大,坐火车走上几个主要城市,成本应该不会很高,效果也不错。但在我们这个幅员辽阔的国家,这么做就不现实,因为即使走遍大的省会城市,也会让出版社血本无归。所以,从成本上考虑,出版社很少为作家安排这样的旅行推销,基本就在本地或京沪等几个城市搞搞讲座和签售而已。

  但在专业的文学出版和阅读领域内,这样的阅读推广活动似乎做得更加润物细无声,也更有“可持续性”,往往是以出版一系列的作品批评和解读类图书的形式进行。如著名翻译家李文俊曾领衔翻译出版过《现代主义代表作100种 现代小说佳作99种提要》,先是20世纪80年代中期在《世界文学》杂志上部分推出,1988年又由漓江出版社出版,当时影响非常大,几乎成了青年读者的必读书。之后这类书不断引进出版,印象中还有《美国经典长篇小说阅读指导》和《欧洲小说五十讲》等。我也是受了这类作品的启发,想到劳伦斯曾写过一本《美国经典文学论》,那其实也是他准备在美国进行文学讲座的讲稿(共十二讲),就翻译出版了,当时害怕没什么销路,没想到一直再版。

  欧美有很多这样的经典导读类丛书,经久不衰,且年复一年花样翻新地出版,似乎都比较受欢迎。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美国文学研究大家哈罗德·布鲁姆(Harold Bloom,1930— )主编的阅读与研究指南系列丛书,分为《布鲁姆的重要长篇小说家》《布鲁姆的重要戏剧家》《布鲁姆的重要世界诗人》和《布鲁姆的重要短篇小说家》四大系列,每册都是硬精装,但篇幅也就100多页,包括世界著名作家的主要作品、内容提要、主要人物关系、作家自述、作家生平和重要批评分析文章的摘要。如此深入浅出的导读系列丛书,对推动阅读起到了重要的引领作用,而且导读品种逐年增加,丛书的生命力自然得到了延续。这其中,丛书主编哈罗德·布鲁姆的名人效应也是其畅销的重要因素。

  要在全社会范围内进行阅读推广,如何利用“名人效应”就很有讲究。在这方面值得赞许的是加拿大作家、《少年Pi的奇幻漂流》作者扬·马特尔(Yann Martel,1963— ),他的一个举措把自己的名人效应与另一个社会名人效应相加,其结果是1+1无限大于2。一本畅销的关于书的书就这样诞生了。

  起因似乎很简单,也很偶然,马特尔并没有刻意为之,但作为一个作家和号称“世界上最寂寞的读书会”的创办人,其双重身份的责任感让他产生了写这样一本关于书的书的灵感,这样的际遇可遇不可求。那是2007年在渥太华举办的加拿大文化艺术委员会50周年庆典上,当时有50位艺术家应邀到场,应该说场面很大,气氛也很隆重,但加拿大文化遗产部长仅仅发表了一个毫无文采的简短致辞,时间不到5分钟,令艺术家们颇为失望,而到会的总理斯蒂芬·哈珀则一言未发。这样公事公办的姿态对于政治家们来说似乎也算正常,但对艺术家们来说,“文化既性感又重要”,这样的“遭遇”就难以容忍。

  马特尔敏感地意识到,作为日理万机的总理,哈珀应该享受一些闲暇时光,宁静致远,也许读书会对他有所帮助。他完全出于关心和同情,竟然开始考虑为这个总理提供一份书单,因为他执拗地认为,只有受到人类文化遗产熏陶的人,才能真正引领一个国家走向物质富强和精神强大。

  于是,这个深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作家就开始了一个伟大的行动,他的做法是每两周给总理写一封信,谈一部文学作品,还将书随信寄去。为此他坚持了4年(当他因故不能继续这项工作时,有好几位作家接替他的工作,因此从未间断),共寄出101封信。其间,马特尔写给哈珀总理的50多封信先行结集出版,引起轰动,受到众多读者的追捧。这本书就是《斯蒂芬·哈珀在读什么——扬·马特尔给总理和书虫荐书》。最终101封书信都收入了这个集子。

  马特尔认为,他不是借名人效应炒作自己,而仅仅是作为一个公民在参与一个国家的阅读推广。他“绑架”的社会名人是这个国家的领导者,是公众人物,这个人读不读书或者读什么书就是国家大事。他甚至认为:一位由公民选出的公务人员理应像通告他们的财务状况一样,向民众定期公布自己的读书情况。因此,“斯蒂芬·哈珀在读什么”或“斯蒂芬·哈珀不读什么”就不是一个简单的私人问题,应该公之于众。

  从书单看来,马特尔为总理开列的书目偏重人文性,有小说、戏剧、诗歌、宗教文本、插画故事、儿童读物,但没有一本是直接关于治国理政的非虚构著作,这也是为所有人推荐的,其实还是意在培养一个人的人文素养和情感性思维方式。比如他推荐了两本托尔斯泰的书——《伊凡·伊里奇之死》和《克莱采奏鸣曲》,其中前者是寄给哈珀的第一本书。第81本书——鲁迅的《狂人日记》,则是作家查尔斯·福伦代替马特尔寄送的,信中称鲁迅为“中国的托尔斯泰、中国的雨果”,此外还谈到了其他中国知名作家,如把老舍的小说《骆驼祥子》与约翰·斯坦贝克的作品《愤怒的葡萄》进行了类比。这说明马特尔等加拿大作家对世界文学作品都有所考量,准备工作做得甚是充分。

  作为总理的哈珀依然是公事公办地让工作人员给马特尔回了几次信,客气一下表示收到,这也符合他的身份。但马特尔的荐书行为大获成功,获得很多人的赞许,众多读者、作家加入了荐书活动,使得这次活动成了一场影响深远的行为艺术,一举多得,为阅读推广开拓了新的思路,不能不令人感佩。

作者简介

姓名:黑马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