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国外社会科学 >> 文化
日本导演高畑勋的动画电影及成就
2018年08月20日 10: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杨延峰 字号
关键词:影片;电影;日本;萤火虫;狸猫;生活;战争;观众;姬物语;俳句

内容摘要:作为在日本国内和宫崎骏齐名的动画电影大师,高畑勋不仅与宫崎骏、铃木敏夫等人共同创建了“吉卜力工作室”,还创作了《辉夜姬物语》《百变狸猫》《我的邻居山田君》《岁月的童话》《萤火虫之墓》等优秀作品,被誉为“在日本动画黎明期支撑起动画界”的巨匠。他认为,动画电影创作要有客观性,不能让观众和主人公完全同化,需要给观众距离感,让观众保持判断力和理性,主动发挥自身的想象力,体谅人物的情感,这就是所谓的“体谅式情感投射”。此时,影片的视角是从安静漆黑的窗外看向明亮温馨的窗内,松尾芭蕉的名句“欢笑喧闹声,打破静寂深秋夜”缓缓浮现,不仅在情境上与影片情节相对应,更有一种日本传统美学所追求的“闲寂”之感油然而生。

关键词:影片;电影;日本;萤火虫;狸猫;生活;战争;观众;姬物语;俳句

作者简介:

    

  今年4月,日本著名动画电影导演高畑勋病逝。作为在日本国内和宫崎骏齐名的动画电影大师,高畑勋不仅与宫崎骏、铃木敏夫等人共同创建了“吉卜力工作室”,还创作了《辉夜姬物语》《百变狸猫》《我的邻居山田君》《岁月的童话》《萤火虫之墓》等优秀作品,被誉为“在日本动画黎明期支撑起动画界”的巨匠。其动画电影作品所体现的艺术性和思想性在世界电影界赢得了广泛赞誉,值得认真研究和仔细品味。

  秉持现实主义创作观

  高畑勋的动画电影作品遵循写实主义,多关注平民生活,在平淡细腻的生活细节里挖掘小人物的情感,从中探寻人生的哲理与诗意。如《我的邻居山田君》围绕山田一家的日常生活展开,对家庭伦理、夫妻关系、亲子关系进行了深入探讨。该影片更像是这个家庭的生活录像带,记录着日常生活的点滴,折射出人情冷暖、酸甜苦辣。

  家庭是个小社会,除了欢声笑语,生活中也充斥着摩擦、代沟和误解。在影片中,山田先生和岳母总是争执房子是谁的,岳母嘲笑他的秃头,他回敬岳母需要假牙。虽然不如意的事很多,然而生活总要继续,正如结尾处山田先生在别人的婚宴上所说:“只有宽容,生活才能继续,这是家庭幸福的关键。”至此,高畑勋点出了该影片的主旨:宽容地面对生活。

  在该影片中,高畑勋让人物“素面朝天”,不夸张不遮掩,力求如实再现。身为上班族的山田先生在维护自己的威严时常常失败,对妻子大呼小叫后低头认错,教育儿子时被家人揭短,想与儿子亲近却被冷漠回绝。观众在观看影片的同时,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看到周围人的影子,在故事的是非善恶中获得教育和反思。

  基于现实主义的创作观念,高畑勋在试图以动画电影逼近现实空间的同时,拒绝一切煽情化、代入式的虚假体验。他认为,动画电影创作要有客观性,不能让观众和主人公完全同化,需要给观众距离感,让观众保持判断力和理性,主动发挥自身的想象力,体谅人物的情感,这就是所谓的“体谅式情感投射”。《辉夜姬物语》就是“体谅式情感投射”的最佳体现。该影片讲述的是辉夜姬从月宫来到凡尘,快速成长,最后又回归月宫的故事,隐喻的则是人的生死旅程。在该影片中,高畑勋成功地运用了中国传统绘画中淡彩线条的画法和留白效果,带给观众的视觉体验都是绘画式的。而这种平面化的绘画式风景使观众失去了对写实型风景的感情移入,也正因为如此,《辉夜姬物语》成功塑造了一个现代女性形象。影片中的辉夜姬不再是缺乏感情的、来自月亮的公主,而是一个具有丰富内心情感的“人”。她对于五位求婚者的刁难,也不仅是一种“难题求婚谭”式的故事类型,而是作为一名现代女性对父权社会的抵抗与交涉。可以说,《辉夜姬物语》因为“出戏”反而更贴近现代社会,而这也是该影片能够大获成功的秘诀之一。

  反对战争 呼唤和平 珍爱自然

  高畑勋是“电影宪法九条会”的主要成员。该组织是由日本电影界中致力于维护和平宪法第九条(有关日本永久放弃战争的条款)的人士组成。反对战争、呼唤和平是高畑勋毕生坚持的信念。这一点在《萤火虫之墓》中得到充分的体现。该影片讲述的是在二战结束后的神户,一对在战争中失去了母亲的兄妹,因得不到大人的援助而躲在防空洞中,最终慢慢走向死亡的故事。

  该影片并没有血腥残酷的场景,只是用平和的镜头去描绘人物的大喜大悲。影片中,兄妹二人被迫搬到防空洞里居住,当第二天发现蚊帐里的萤火虫全都死了时,妹妹节子忧伤地埋葬着萤火虫。哥哥问她:“你在做什么?”节子说:“我在做坟墓,妈妈她不是要睡在坟墓里面吗?妈妈已经死了,要睡在坟墓里。”听了此话的哥哥,没有哀嚎,只是咬紧牙关,静静地站立在妹妹身边任由泪水滂沱而出。此时,两个孱弱的孩子从内到外散发出的无助和悲伤,悄无声息地传达到观众的心里,引发了观众的强烈共鸣。高畑勋将萤火虫比作战争中死去的妈妈,通过妹妹节子为萤火虫做的墓地,为遭遇战争而痛苦死去的人们默哀,不露痕迹地表达了对战争的控诉和对和平的呼唤。

  当然,该影片只突出了日本平民遭受的战争苦难,而对日本侵略他国造成的人间惨剧避而不谈。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日本电影人只顾强调或渲染受害者意识,有意或无意地忽略加害者意识的历史认识局限性,也暴露出日本电影界在涉及二战题材时具有的共性问题。然而,在当今日本军国主义思潮阴魂不散、右翼势力日渐猖狂的背景下,《萤火虫之墓》这样一部颇具情绪渲染力的反战力作,更加凸显出其重要的思想价值。

  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是高畑勋动画电影的另一个重要主题。完成于1994年的《平成狸合战》站在动物的立场上,以喜剧甚至闹剧手法对人类在现代化进程中破坏大自然生态平衡的现象进行了深刻的反思。这样一部用儿童思维方式讲给成人听的“成人童话”,蕴含着高畑勋深沉的反人类中心主义思想。

  在该影片的结尾,昔日家乡美景的短暂再现,让人五味杂陈。狸猫们眼看阻止人类开发不成,大势已去,在即将各自另寻生路的时候,狸猫正吉建议,大家用尽所有的力量,用幻术将家乡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哪怕只有一瞬,也要再现曾经的美好。仅存的狸猫们悉数集中,肩并肩站在高大的挖掘机上,共同启动了最后的魔法能量。已经变成商业区的森林、被铲平的山头、修成大路的田野,还有被污染的河流,全部变回了昔日的青山碧水、绿树鲜花。狸猫们看着这陌生又熟悉的世界,眼泪再也止不住地流下来。大家哭喊着,奔向这原本美丽的家园。可惜,这美丽的幻觉只停留了一分钟。高畑勋用视觉效果强烈的画面,将狸猫们对家乡、对原有生活方式的留恋之情渲染得淋漓尽致,从侧面表达了对人类“入侵”狸猫美好家园的谴责。

  展现日本文学和传统审美

  高畑勋的动画电影作品历来文学色彩浓厚。在《我的邻居山田君》中,他的文学情怀体现在对日本古典诗词俳句的使用上。高畑勋在影片每个片段的结尾处加入松尾芭蕉、与谢芜村等日本古代诗人的俳句,使得本来寻常的家庭生活与春夏秋冬的四季轮回联系起来,于是平凡的生活在不经意的咏叹间定格,在刹那间的孤寂之美中得到了升华。如影片中第一次出现俳句,是一个夜晚,全家人去友人家中接回走散了的亲人时谈笑的场景。此时,影片的视角是从安静漆黑的窗外看向明亮温馨的窗内,松尾芭蕉的名句“欢笑喧闹声,打破静寂深秋夜”缓缓浮现,不仅在情境上与影片情节相对应,更有一种日本传统美学所追求的“闲寂”之感油然而生。大量俳句的插入,也让该影片如同诗歌一般隽永,耐人回味。

  “幽玄”之境也是日本民族自古以来在文艺创作中一以贯之的独特审美情趣。幽玄讲究“意在言外,情溢其表”,以“神似”的精约之美引发遐想,从而传达出朴素含蓄的情感。在关于成长的散文叙事型动画电影《岁月的童话》中,回到家乡的妙子在摘采红花时,学田间劳作的老人向着太阳双手合十闭目祷告。这一幕无疑是该影片中最虔诚的场景。温热的阳光、艳丽的红花田、妙子虔诚的祈祷,诸多条件聚集成了最朴素唯美的画卷,也体现了妙子对大自然的热爱之情,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就让人感受到了内省和超脱的心灵境界。

 

  (本文受天津师范大学赴国(境)外高研高访中青年教师项目资助)

  (作者单位: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杨延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