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学讯
联盟研究有待进一步升华 “联盟理论与中美关系”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
2016年11月01日 10:0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吕梦荻 字号

内容摘要: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吉林大学、南开大学、北京语言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社会科学院和外交学院等高校、科研机构的近20名学者,围绕联盟理论研究新进展、联盟研究发展新趋势等议题展开了讨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助理教授节大磊对国际关系领域的五本重量级安全研究刊物2010-2016年期间所刊发的23篇与联盟相关的文章进行了分析,认为西方学者对联盟的研究更多关注西方的历史与案例,缺乏对其他国家丰富的联盟实践的关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原在论述“不可能的”联盟现象和“可能的”联盟理论创新的基础上提出联盟理论研究的新进展对当前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具有启迪意义。

关键词:联盟理论;伙伴关系;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学者;合作;安全研究;联盟研究;联盟政治

作者简介:

  

会议现场 本网记者 吕梦荻/摄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吕梦荻)10月29日,由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外交学院国际安全研究中心主办的“联盟理论与中美关系”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吉林大学、南开大学、北京语言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社会科学院和外交学院等高校、科研机构的近20名学者,围绕联盟理论研究新进展、联盟研究发展新趋势等议题展开了讨论。

  拓宽研究视野

  现今,大国复杂而深刻地融入国际体系,利益相互交织,联盟和制衡关系已经不能反映当今大国互动的全貌。外交学院副院长王帆表示,联盟政治是国际安全研究中的重要议题领域,联盟问题呈现不断发展的新态势,联盟研究也应当有所突破,更好的回应国际社会对我国外交政策的关切。

  对此,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刘丰认为,现今的联盟政治研究跨越了国际关系理论、国际安全、国际政治经济学和对外政策分析等国际关系主要分支领域,产生了为数众多的理论和实证研究成果。在联盟政治研究中,联盟是一种被解释的国际政治现象,也被作为解释其他国际政治后果和国家战略行为的要素。前者主要考察联盟作为一种安全合作方式从形成到瓦解的原因和机制,联盟维系的方式和过程,联盟的凝聚力与有效性等;后者主要考察联盟对国际战争与和平、国际危机与冲突以及国家行为模式的影响等。

  作为一种安全合作方式,联盟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和理论支撑;作为一种应对威胁、冲突的积极手段,联盟产生的效果却总是与预期相距甚远。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孙德刚认为,学界对联盟概念的界定过于笼统,混淆了正式与非正式联盟之间的本质差别,联盟理论的研究有待进一步升华。目前学界主要关注联盟的军事意义,而新时期联盟在应对传统和非传统安全、促进区域合作、树立国家形象等方面的作用更需要受到关注。

  为中国建设性参与国际事务提供支持

  维护世界和平、应对和处理全球性问题,需要更多国家成为参与者、建设者和贡献者。在和平与发展的历史潮流下,在“全球治理”需要各国摒弃“零和思维”,实现互利共赢的需求下,联盟理论研究也不应受缚于现实理论的桎梏,拘泥于对史实的描述、对各国政策的比较研究、内政外交互动研究等传统研究领域。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宋伟试图构建一种规范性的联盟理论,他介绍到,斯蒂芬·沃特的“威胁平衡理论”为学界熟知,然而国家面临的外部威胁并不是促成联盟的唯一因素,借鉴新古典现实主义的思路,还应当将国内政治对外交决策的影响、观念、社会等各方面因素考虑在内。他提出,“制度性关系”与“结构性关系”同样重要。

  如果只考虑结构性矛盾,很容易得出“修昔底德陷阱”的论断,而制度关系是可以主动调整的,具有灵活性。“制度性关系”或可为中国建设性参与国际事务提供理论支持。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助理教授节大磊对国际关系领域的五本重量级安全研究刊物2010-2016年期间所刊发的23篇与联盟相关的文章进行了分析,认为西方学者对联盟的研究更多关注西方的历史与案例,缺乏对其他国家丰富的联盟实践的关注。联盟的定义被僵化处理,联盟理论研究也有“西方中心主义”的倾向。对此,孙德刚建议,联盟研究应当实现三个突破,一是突破政策研究,加强联盟基础理论与历史研究。二是突破西方学者设定的逻辑框架和概念讨论,加强对发展中国家研究文献的梳理和运用,关注发展中国家实际需要与偏好研究。三是突破学科限制,采用跨学科的方法,自觉运用历史学、经济学、心理学、管理学、民族学等知识展开研究。

  “伙伴关系”促进包容性安全合作

  “构建全球伙伴关系网络”是中国外交理念创新成果之一。这一理念包括两个层面的内涵:其一,建立伙伴关系的前提是坚持不结盟原则;其二,中国的伙伴关系网络遍布全球。在促进发展方面,中国致力于通过互利共赢促进共同发展,加强与世界各国的经济联系,扩大优势互补和互惠合作,为发展营造良好环境。在保障安全方面,中国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坚持“结伴不结盟”,提出“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新安全观等。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原在论述“不可能的”联盟现象和“可能的”联盟理论创新的基础上提出联盟理论研究的新进展对当前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具有启迪意义。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讲师凌胜利分析了传统意义上的联盟的存续困境,伙伴关系的功能与作用等,他认为,安全合作内容的多元化和安全合作指涉对象的模糊化使得未来国际安全合作会更具包容性,“伙伴关系”是包容性安全合作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孙学峰等人对如何切实推进“周边命运共同体建设”,形成在亚太区域广泛性的伙伴关系规划,推动亚太安全架构建设更具有普遍性和平等性给出了诸多建议。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