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学讯
难民的困惑右翼的崛起 欧盟从未像今天这般危机四伏
2017年01月03日 10:19 来源:文汇报 作者:赵海博 字号

内容摘要:面对难民危机,欧盟国家开始分裂:匈牙利希望通过公投拒绝欧盟的强制分摊难民政策,斯洛伐克坚决拒绝穆斯林难民进入本国,法国则明确拒绝了德国提出的固定分配机制。尽管在与土耳其达成难民遣返协议后,抵达欧洲的难民人数大幅度减少,但欧洲民众对难民的不满却在增加。英国的离开欧盟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宛如一块强力磁铁,吸引着尚未成为成员的欧洲国家竭尽全力以求加入,甚至连土耳其这样横跨欧亚大陆,在文化上属于伊斯兰文明的国家,也孜孜以求地希望加入欧盟。2013年年初,时任首相卡梅伦在英国与欧盟关系前景的讲话中,用大幅度的篇幅表达了英国对遭到欧债危机拖累的不满,以及对欧洲一体化进程可能损害英国利益的担忧。

关键词:欧盟;难民;欧洲;英国;德国;政党;民众;选举;欧元;威胁

作者简介:

    欧盟从未像今天这般危机四伏

 

  上世纪90年代初,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吹走了笼罩在欧洲上方长达数十年的冷战阴云。然而,欧洲政客们并没有因为冷战的结束而感到安心,他们认为欧洲似乎面临着新的不确定性———两德的统一。或许是因为两次世界大战,德国给这片土地带去的伤痛令人难以忘怀;亦或是彼时人口和经济再次成为欧洲第一的德国,让其他欧洲国家切实感受到了新的威胁。带着永久消除德国威胁的目的,也带着促进欧洲共同繁荣的愿景,1991年12月9日至10日,来自12个西欧国家的领导人来到荷兰小城马斯特里赫特,共同签署了著名的《欧洲联盟条约》,从此欧盟走进了历史的舞台。

  就在离马斯特里赫特200多公里的地方,坐落着德国的一座小城———明斯特。300多年前,这里曾诞生过人类历史上影响最大的条约之一——《威斯特伐利亚条约》。它不仅标志着三十年战争的终止,更被历史学家和政治学家们视作“民族国家的开始”。而300年后,欧盟的诞生被认为是对于消解民族国家的一次伟大尝试。25年过去了,欧盟经历了诸国争相入盟的风光,也经历了经济危机的落魄,但这个组织从未像2016年这样危机四伏。

  难民的困惑

  严格来说,难民并不是欧盟在2016年才遇到的问题。单纯从数字来看,2015年就有数以百万计的难民抵达欧洲,人数远超2016年,不过那时的欧洲民众正忙于将积攒多年的人道主义情怀转化为实实在在的鲜花和掌声,欢迎那些远道而来的苦难者。尽管当时已有学者开始担忧数目过于庞大的难民会对欧洲的经济和社会造成巨大压力,而其中混杂的个别恐怖分子,更会对欧洲本土造成致命威胁。然而,面对德国志愿者在慕尼黑车站和难民拥抱在一起的温馨画面,这些观点只能沦为支流。

  时间不仅积攒了越来越多的难民,也消磨了欧洲人对于难民的热情。2016年,欧洲人终于发现,难民真的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很多人开始抱怨难民消耗了太多纳税人的钱,德国著名的科隆经济研究所和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的测算表明,2016年和2017年两年,德国政府将为安置难民支出500亿欧元;很多人开始抱怨难民影响了城市的秩序,在罗马,每晚有数以百计的难民露宿街头;更多人则担心,难民将对欧洲的安全产生威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