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学讯
从法国大选看“选举民主”的诡异格局
2017年03月20日 10:43 来源:文汇报 作者:郑若麟 字号

内容摘要:被立案调查的菲永继续参加竞选集会,为大选作最后努力。这也是为什么法国一些“敏感”的学者开始惊呼“民主本身出现危机”的原因。

关键词:法国;选举;民主;格局;西方选举民主

作者简介:

    当今世界上最主要的几个发达国家都面临大选(法国、德国)或已选出新的领导人(美国),如果再加上因“脱欧公投”而换了领导人的英国,可以说近年来世界战争的主要策源国(伊拉克、科索沃、利比亚以及叙利亚战争等)都处于领导更迭的时刻。因此,其选举结果无疑将对当今国际关系格局及其未来走向产生重大影响。

  除了德国(虽然有“德国选择党”的异军突起,但默克尔依然处于领先地位)之外,美国已经选出一位“非传统政治家”,法国舆论似乎也开始倾向于极右翼“国民阵线”总统候选人玛丽娜·勒庞,至少她将会毫无悬念地在第一轮投票中胜出(法国大选采取两轮多数获胜制,第一轮领先的两名候选人进入第二轮投票)。法国前总理阿兰·朱佩不久前破天荒地宣称,“尽管玛丽娜·勒庞胜选的可能性不大,但已非不可想象了。”更令人难以置信的则是在中右翼政党“共和党”党内预选中异军突起而大获全胜,直到不久前依然是最有可能当选法国总统的弗朗索瓦·菲永的命运———他明显地受到一股政治势力的全力打压,目前已处于岌岌可危的处境,如果菲永被整出局,意味着选民手中的选票将已无法抵御“票箱外”的暗箱操作……由此观察法国、欧洲乃至全球,可以清晰地看到,西方世界的“选举民主”从内到外均面临着二战以来最诡异的一个格局。这实在是值得我们深思。

  “非传统”手段不是法国大选的新生事物

  法国大选走到今天,可以非常明显地看出来,“非传统”手段已经深深介入其中,目的正是试图与过去一样主导大选的演进方向。我曾在多篇文章中指出过,在西方选举民主中,金钱是桌面下的决定因素,而媒体则是选举的主要操纵工具。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建立以来,都是筹款最多、最受媒体支持的候选人当选总统,还没有过例外。但今天似乎“非传统”手段,比如曝光丑闻、司法介入等等,将起到更为重要的作用。民主选举的公正性主要建立在“媒体自由”的“神话”上。然而今天法国舆论多已认同,媒体受到财团制约甚至控制,其“独立性”非常可疑。这次法国大选中曝出菲永的“空饷门”事件证明,媒体与司法联手完全有可能摧毁一个由400万预选票选出的候选人。如果菲永的“空饷门”事件在大选过后不予起诉的话,我们基本上可以断言,披露此事的目的就是想阻止其当选法国总统。

  “非传统”手段本来是在西方社会一直行之有效的控制选举的“神器”,但轻易不会使用。1981年法国总统大选时曝出谋求连任的在职总统瓦雷利·吉斯卡尔·德斯坦接受博卡萨钻石贿赂的丑闻,最终导致其连选失败。后来当选法兰西学院院士的德斯坦总结说:“电视在法国不是第四大权力,而是第一大权力。”但这一规则在美国特朗普竞选过程中被打破了。媒体一致反对的特朗普利用“推特”直接与选民沟通,居然将传统媒体打得落花流水,直至高奏凯歌。当然,其中的一个决定性因素是美国舆论已经对精英和财团所控制的媒体极为反感,以至于有意与媒体中意的希拉里·克林顿唱反调,因而特朗普能上演一出“黑天鹅”的大戏。但在法国,媒体是否依然操纵着总统候选人的生杀大权,我们将从菲永的命运看出一个究竟。

  本来,法国的总统选举应该没有太多的悬念。一方面,左翼、右翼、轮流执政等等,其实都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我曾多次提及,以我的观察,西方“选举民主”国家真正的三权分立是财团、政权和媒体。财团一手控制着媒体,主导着选举的进程和结果;一手通过给予政治家以金钱资助,控制着选举中的候选人,是西方“选举民主”体制背后的真正的主人。当然,财团也需要政权给予其支持,特别是在全球化的当今世界。财团需要资本的自由流通,需要全球化带来的廉价劳动力,需要政权—国家协助其开拓海外市场……所以,左右两翼从本质上而言都是财团的“行政代表”而已。谁上台对于处于资本主义“社会食物链”顶端的大财团、特别是金融财团而言,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而像勒庞或极左翼的“左翼阵线”等边缘政党———也就是“反体制政党”———推出的候选人,一般而言没有任何机会当选。但这一次,由于财团内部的分化,使得此次法国大选出现了新的因素,即出现大选可能“脱轨”的危险。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