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学讯
张骥:左右法国大选的三个“脱离”
2017年05月05日 09:25 来源:文汇报 作者:张骥 字号

内容摘要: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前所未有地让全球瞩目。一则舆论普遍担忧主张民粹的法国极右翼掌权,再度飞起“黑天鹅”.法国总统大选的结果如此牵动着欧洲一体化的命运和世界政治生态的走向。

关键词:法国;欧盟;欧洲;勒庞;精英

作者简介:

    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前所未有地让全球瞩目。一则舆论普遍担忧主张民粹的法国极右翼掌权,再度飞起“黑天鹅”;二则选情胶着,被舆论称为第五共和国有史以来最难预测的一次大选。法国总统大选的结果如此牵动着欧洲一体化的命运和世界政治生态的走向。

  尽管第一轮投票结果避免了最坏的一种情形———极右和极左同时进入第二轮对决,只能在两个“最坏的可能性”中选择其一,舆论和民调也都显示,声称“非左非右”的马克龙将最终问鼎爱丽舍宫,但15年前同仇敌忾反对“国民阵线”的“共和阵线”并未如当年那样再现,相反,玛丽娜·勒庞一路攻城略地,大有逆转之势。

  左右两大传统政党纷纷出局,极右极左获得空前支持,“不要勒庞也不要马克龙”的呼声不绝于耳……在这纷繁复杂的乱象背后,是法国政治社会正在面临的深刻危机:在全球化竞争中迷失的国家和大众,福利政治与经济效率的冲突,欧债危机、难民危机、恐袭危机与价值共识同欧洲抱负的对冲,被舆论和所谓“道德”绑架的选举政治。

  精英脱离大众,结出恶果

  选民们其实早在左右两大党的党内初选中就抛弃了传统精英,使得大选开局就具有了某种颠覆性。继而又用选票表达对社会党五年执政的强烈不满,该党候选人阿蒙仅得到6.36%的选票,对于这一传统大党不啻为奇耻大辱。当然,民众也并没有把选票投给对左右轮替充满期待的共和党,前总理菲永因丑闻缠身黯然出局。极右的勒庞(24.01%)和极左的梅朗雄(19.58%)前所未有地获得近44%的选票,而他们的共同之处都有反精英、反体制,维护劳工阶层和社会底层利益的强烈主张。

  马克龙虽表现出反体制的形象,然而其成长路径却是典型的法国精英道路,又得到政经学界支持,难怪勒庞攻击他是银行家的代表、奥朗德的化身。在他于第一轮投票后才迟迟回到家乡亚眠与惠而浦工厂的工会代表在工厂外会面时,勒庞却出其不意地出现在工厂内,来到工人中间,这一画面展现出强烈对比的政治信号。从投票数据看,马克龙的主要支持者在大中城市,而勒庞赢得了农村和小城镇。

  勒庞不仅成功进入第二轮,获得了比过去更多的支持(比上一次大选净增100多万张选票,总共获得760多万张选票),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分化了阻击她的“共和阵线”。今天极右在法国的政治土壤已经不可与2002年相提并论,支持极右不再完全是政治不正确。抛弃传统政党候选人、抛弃精英的是那些在全球化、欧洲一体化中感到“失去”、感到“不安全”的大众,而他们已不再是少数,不再只是社会最底层,还囊括了不少正在下滑的中产阶级。要知道,法国的失业率近年来一直高居10%左右,而青年人的失业率更是高达25%。

  阶级结构在法国内部以及全球化再分配中已然发生了巨大变化,构成民粹主义上升的社会基础。无论谁当选,都得面对这一巨大群体的诉求。只不过勒庞要回到过去,就像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所讽刺的,“波拿巴王朝所代表的不是革命的农民,而是保守的农民;不是力求摆脱由小块土地所决定的社会生存条件的农民,而是想巩固这些条件和这种小块土地的农民;……不是农民的开化,而是农民的迷信;不是农民的理智,而是农民的偏见;不是农民的未来,而是农民的过去;不是农民的现代的塞文,而是农民的现代的万第。”而声称代表某种“进步主义”的马克龙能否在精英与大众的“分裂”中,带领在全球化竞争中迷失的国家和大众走出困境,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