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学讯
周边外交创新多 中国敢下“先手棋”
2017年08月28日 18:57 来源:新华网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刘洪:最近三四年来,中国提出了一系列外交的新理念和新思路,如果说在周边关系这个层面,华大使您是资深的外交官,您总结一下中国处理与周边国家的关系秉承着怎样的一个新理念和新思路?华黎明(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特邀研究员、中国前驻伊朗、阿联酋、荷兰大使):我想最重要的是,中国新一届领导提出了一个总的思想“命运共同体”,还有就是“合作共赢”理念。刘洪:我们再来看看外交实践,在中国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召开三年多来,习近平主席出访的目的地,半数为周边国家,可以说在中国周边陆地的邻国基本都访问了。刘洪:周边国家对中国来说尤为重要,我记得在2014年,习主席访问蒙古国的时候曾经这样说:中国愿意为周边国家提供共同发展的机遇和空间,欢迎各国搭中国发展的列车,搭快车也好,搭便车也好,中国都欢迎。

关键词:刘洪;周边国家;理念;于军;中国周边;周边外交;共同体;全球化;大使;中国外交

作者简介:

  刘洪:最近三四年来,中国提出了一系列外交的新理念和新思路,如果说在周边关系这个层面,华大使您是资深的外交官,您总结一下中国处理与周边国家的关系秉承着怎样的一个新理念和新思路?

  华黎明(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特邀研究员、中国前驻伊朗、阿联酋、荷兰大使):我想最重要的是,中国新一届领导提出了一个总的思想“命运共同体”,还有就是“合作共赢”理念。我觉得这不仅是给中国、给自己的邻国,而且是给世界国际关系,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公共产品。就是说,人类未来的世界不应该再是一种零和游戏,像冷战时期那样,赢者通吃,强者霸占这个世界,而应该是命运共同体。

  所谓命运共同体,通俗的说,就是我生活好的同时,别人也生活好了,这样我才能过得更好。因此,我们同周边邻国,同中亚国家、上合组织国家等秉承的就是这样的思想,让它们都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分享到中国发展的红利,让这些国家也富裕起来、发展起来。当它们富裕和发展了,国内有了和平,中国才能有真正的和平。我觉得这个命运共同体思想,是中国提供给国际社会一个很重要的公共产品。冲突、对抗,零和游戏、零和博弈,这种思维已经过时了,中国不赞成这种落后、与这个时代相悖的错误、有害思维。

  于军(国家行政学院国际事务与中国外交研究中心主任、国家行政学院政治学教研部副主任):我的理解也是这样的一条线,涉及到新理念上,就是亲诚惠容、合作共赢、命运共同体,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思路是非常清晰的。

  刘洪:我们再来看看外交实践,在中国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召开三年多来,习近平主席出访的目的地,半数为周边国家,可以说在中国周边陆地的邻国基本都访问了。习主席是如何为中国周边外交谋篇布局的?构建了哪些令人瞩目的周边外交新机制?

  华黎明:其实,习近平主席出访这些国家的目的就是一个,通过中国的新想法、新理念,把周边这些国家都团结在我们周围,让它们共享中国高速发展的红利,不再经历冷战时期的零和游戏。

  很可惜的是,中日韩这三个大的经济体,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日本是世界上第三大经济体,韩国又是在世界上排第十一位的经济体,没能够联合在一起,建立一个自贸区,建立一个像欧盟那样的组织。如果实现了,那对我们来说,对亚洲、乃至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是空前重大的事件。尽管我们还在争取实现,但很可惜,由于日本的原因,还有背后由于美国的原因,此事至今仍前景未明,没有取得任何有效的突破。

  于军:近年来,周边外交取得的这些成就和习近平主席的大谋划是紧密相关的。实际上,在过去几年里,中国构建了一个关于中国周边的比较完整的棋局,还有一系列的创新。刚才主持人和华大使也提到了很多,比如理念上的,我们已经归纳过了,另外是创新上的,比如中国的先手棋比以前多了。

  刘洪:有哪些先手棋?

  于军:我感受最深的,在布局上有很多的创意,涉及到安全、发展、金融、生态、社会和文化很多领域。比如说,大家广泛关注的澜湄合作机制,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创新。整个区域的合作做不起来,那么我们从次区域开始一步步向前推进。这些创新之举同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对于整个国际形势和地区形势的判断是完全吻合的。

  现在,“逆全球化”趋势很强大,中国是全球化最大的推动方,对于全球化的推动,转化在政策上,就是要深度地参与全球治理。在全球治理面临一系列难题之际,我们从区域、次区域做起,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创新。从机制上来说,澜湄我们也注意到,目前注重的三个主要合作领域,和整个东盟要建成东盟共同体的主要领域是完全一致的。那么,我们通过次区域合作达到和东盟的战略对接、政策对接,共同建设好这一地区,做好命运共同体,意义是非常重大的。体制机制的创新真的是很多。

  刘洪:与周边国家互利共赢,多做得人心、暖人心的事儿,这是建设“一带一路”的初衷。可以说三年来,“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的周边外交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局面。那怎么来看这种全新的局面?

  华黎明:确实,中国现在在海外的这些合作、投资,以一种全新的大国面貌出现。

  刚才你举了一个吉尔吉斯斯坦的例子,我还听说过很多这样的例子。就是说,中国在建设的同时,比如开发油田、输油管道,也为当地民众建立了医院、学校;在东南亚一些国家,比如说在缅甸有争议的铜矿、水电站附近,我们都发展了一些小型企业,让当地失去土地的农民能够就业,生活收入比原来种地要高出好多。用这种办法来为当地民众谋福利,让他们觉得通过中国的投资和建设,能够有更好的发展前景,他们的国家可以建设的更好。所以,我觉得中国在全世界的投资和经济合作,是以一种全新的思想和面貌出现的,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民众面前。

  刘洪:于教授您也曾当过外交官,现在是政治学资深的学者,您怎么看这个新局面和新变化?

  于军:刚才你举的这个例子非常生动,确实阐释了目前中国在国际事务当中行为的特点。刚才华大使说了,以往西方列强到一个地方,无不伴随着战争甚至殖民统治。今天,中国的方式是一种全新的方式。我们在内政上提出五大发展理念,比如包容性发展;在国际上,也希望能让各方都受益。合作共赢不是空的口号,要落到实处,只有发展得好了,各国民众才能享受到红利。那么,在这样一种理念的支配下,中国的倡议和规划才能一步一步实现。

  刘洪:编织与周边国家更加紧密的共同利益的网络,中国外交还需要克服哪些困难?

  华黎明:中国外交需要克服的困难,首先是面临着来自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的挑战。因为中国同世界上那么多的国家发展关系,尤其同周边国家发展关系,美国并不一定高兴,尤其是,同中国周边国家的关系。

  在某种程度上讲,美国是力图在这些国家当中抵消中国的影响,孤立中国。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确实要跟这些周边国家建立良好的关系,中国要以一种全新的面貌出现,让这些国家能够相信中国的崛起,是一种和平的崛起,是一种充满善意的崛起。中国占世界1/5的人口,中国能够富裕和发展,对全世界和平、稳定与发展是一个巨大的贡献,跟过去历来的殖民主义或超级大国都是不可相提并论、同日而语的。

  于军:走和平发展道路,如何走得通的问题,不仅取决于外部因素怎么看,也取决于我们内部是不是就坚定地要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实际上,习主席在很多场合在讲,走和平发展道路是中国的国家意志,是最符合中国国家利益的。

  刘洪:周边国家对中国来说尤为重要,我记得在2014年,习主席访问蒙古国的时候曾经这样说:中国愿意为周边国家提供共同发展的机遇和空间,欢迎各国搭中国发展的列车,搭快车也好,搭便车也好,中国都欢迎。这表现了中国对周边国家的诚意和担当。邻居好,无价宝,更多的好邻居是中国之福,中国好邻居也是各国之福。非常感谢华大使和于教授,我们下期《打造中国外交软实力》再会。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