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学讯
李兴:特朗普时代中美俄关系大趋势思考
2017年12月19日 09:15 来源:人民论坛学术前沿 作者:李兴 字号

内容摘要: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可能对中国有影响。特朗普最讲实力,视中国为最主要对手。

关键词:特朗普;美国;思考;中国;三角关系

作者简介:

  李兴,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二级教授、博导。研究方向为现代国际关系、欧亚区域研究、国际关系理论与当代中国外交。主要著作有《从全面结盟到分道扬镳:冷战时期的苏联与东欧关系研究》《北约、欧盟双东扩:俄罗斯不同对策及其原因分析》(论文)等。

 

  所谓三角关系即是特殊的三边关系。三边互动,相互作用,相互影响。一边关系发生了变化,必然影响到另外两边关系。当今世界,从单个民族国家的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来看,中美俄三国无疑是当今世界最三强。中美俄关系是特殊的三边关系,即三角关系。自从上世纪70年代中美苏三角关系出现以来,这种三角关系一直就存在。只不过在变化的国际格局中三方力量对比和各自地位在不断发生变化。冷战时期,美苏两霸势均力敌,形成两极格局。中国力量最弱,但处境有利,左右逢源,四两拨千斤,发挥了与其国力不相称的巨大作用。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国力急剧衰减,在三角中的地位下降,中国的地位相对上升,而美国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一超多强的国际格局形成。三角关系表现出一强两弱或一超两强的特点。在克林顿和小布什总统时期,总的来说美国咄咄逼人,消化苏联遗产,北约东扩,东欧反导,染指独联体,不断地挤压俄罗斯的生存和战略空间。奥巴马时期进行了一些调整,提出了“巧实力”外交,并且“重返亚太”,锁定中国为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而中俄之间的关系,不但没有出现有些人所认为或希望的矛盾和冲突,反而节节高升,形成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笔者称之为“准同盟”关系。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世界第一强国美国开始从全球“收缩”,不愿承担过多的国际责任,而中国的崛起势头不可阻挡。中美俄三角关系大趋势走向如何?笔者在此谈几点看法。

  特朗普当选看似突然,其实并不偶然

  2016年底,美国总统大选中事先并不被看好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战胜呼声很高的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令人大跌眼镜。原因何在?对美国的外交政策有何影响?笔者认为,特朗普当选,看似突然,其实并不偶然。希拉里代表美国上流社会、精英阶层,是体制内既得利益者,是现行政策的维护者和继承者,主张捍卫美国的国际领导地位和联盟体系,坚持民主、自由、人权等的民主党传统价值观。特朗普是反建制派的“局外人”,支持者多是草根、大众、中产阶级、体制外群众。他是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不在意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的代表。美国的精英阶层、主流媒体倾力支持希拉里,特朗普绝地反击,逆势当选,是美国普通民众的选择。特朗普的胜出与希拉里的败选,不是一个“疯子”击败“一个骗子”那样简单,而是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在两种思想模式、发展道路中做出的选择,是美国社会内部分裂的表现,说明美国的普通民众已经觉醒了、理性了,人心思变。从世界范围来看,说明全球化遭到挫败。“水能载舟,也能覆舟。”美国实行战略收缩,孤立主义上升,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将会弱化,也说明美国的确在走下坡路。

  特朗普当选对美国的外交政策带来很大的影响,比较集中地体现在对自己的盟国,以及中国、俄罗斯的关系上。特朗普要求盟国多承担责任和义务,多付钱,减轻美国的负担。从其竞选言论来看,一方面对华态度强硬,多次批评中国,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搞商品倾销,抢走了美国的工作机会,破坏了美国经济,中美之间有巨额的贸易逆差,声称要对中国商品加征45%的关税,还说“中国在奥巴马眼皮子底下攻击美国经济”;另一方面表示要寻求发展与中国的关系。他说过“美国和中国并非注定是敌对关系,我们应该基于共同利益寻找共识”“我爱中国,我爱中国人”。笔者分析,在经济方面,特朗普会践行美国利益优先,退出TPP,他认为美国经济比中国强大,扬言要同中国进行经济战。特朗普重视经济,会做生意,是个精明而成功的商人,又得到了美国中下层民众支持。他上台后,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经济民粹主义可能上扬,所以在经贸领域与中国发生竞争、矛盾甚至混战的可能性增大。他的对华政策尚未固定,是矛盾的、动态的、多变的。

  在安全和地缘领域,美国会实行战略收缩,孤立主义上升,不再承担太多责任和义务。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意图改善同俄罗斯的关系,对俄罗斯的围堵、遏制可能会减轻。但由于特朗普过去没有外交经验,认为美国的军事开支太低;中国在东海、南海采取咄咄逼人的攻势,美国不能无所作为,批评奥巴马政府软弱;美国应该利用经济杠杆迫使中国加大对朝鲜的制裁,遏制中国的南海战略、网络攻击和情报战;在台湾问题上,关于“一个中国”的问题也是可以谈的,等等。因此,在安全和地缘政治方面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不可测性。他可能不是鹰派,但也不大可能是鸽派。

  特朗普在竞选时的言论,有争取选票的考虑,与真正成为国家领导人以后的言行有关系,但不会完全是一回事。在其位,谋其政。他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务实调整。特朗普当选后,由于受“建制派”的掣肘,并没能很快改善同俄罗斯的关系,也没有改变“重返亚太”、加强北约、争夺中东。所以,还有待观察。不管怎样,中美是当今世界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利益交融程度很深;中美双方力量的对比在发生变化,美国离不开中国;构建一个稳定的、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其赢的新型大国关系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利益。笔者认为,与希拉里当选相比,特朗普的当选尽管是挑战与机遇并存,但中国更可能迎来新的战略机遇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