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学讯
潘光:2018年,全球反恐面临哪些新挑战?
2018年01月08日 10:09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潘光 字号

内容摘要:在庆祝胜利的同时,进入2018年后,国际社会在反恐领域仍面临一系列严峻的新挑战和需要解决的新问题。国际反恐合作障碍重重尽管国际社会的反恐合作取得长足发展,但仍然存在缺陷,也遭遇种种障碍。首先,全球反恐合作仍受到美国以反恐求霸权战略的干扰。例如在中东,美国把反恐当作实现自己地缘政治目标和国家利益的政策工具,导致国际反恐合作受到严重干扰。用高科技、大数据反恐专家们认为,面对国际恐怖主义高科技化和意识形态化趋势,运用高科技、大数据等手段反恐已是当务之急,其重点应是完善、提升反恐体系的防范预警机制、快速反应机制和后果处理机制。(作者为国家反恐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软科学专家、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

关键词:反恐合作;国际社会;中东;高科技;恐怖组织;圣战;升级;美国;矛盾;监控

作者简介:

 

  2017年,打击“伊斯兰国”(IS)等极端、恐怖组织的斗争取得了令人鼓舞的胜利。在庆祝胜利的同时,进入2018年后,国际社会在反恐领域仍面临一系列严峻的新挑战和需要解决的新问题。

  新一波狂潮向全球扩散

  在IS被击溃的形势下,新一波极端主义、恐怖主义狂潮正从中东向全球外溢和扩散。从世界各地来到中东进行“圣战”的人员纷纷回流,对各国的安全和稳定形成严重威胁。比如,突尼斯有7000多人在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等地进行“圣战”,不少人已陆续回国。在阿富汗,从中东过来的IS人员已经建立新基地,发动了一系列恐怖袭击。2017年发生在欧美多国的自杀性爆炸和驾车撞人事件,大多也是有“中东经历”或受到IS极端思想毒害的极端分子所为。在非洲和东南亚,“博科圣地”、索马里青年党、伊斯兰祈祷团、阿布萨耶夫等恐怖组织由于中东回流人员的加入再次活跃。

  需要指出的是,一系列可能进一步催生恐怖、极端行动的激化因素也在不断出现。如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巴以冲突加剧、沙特—伊朗矛盾激化、也门前总统萨利赫被杀和也门内战升级、日趋恶化的利比亚局势,以及从西亚北非涌向欧洲的难民潮等,均可能导致IS2.0或“基地”3.0的产生。值得注意的是,光盘和网络在宣传恐怖、极端主义和“圣战”思想方面也发挥了恶劣作用。

  防暴恐分子回流遇难题

  目前,在防止外来的、特别是从中东来的恐怖、极端分子回流和渗透方面,国际社会面临两大难题。

  一是如何监控持有合法证件回国的“可疑分子”。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各国相关部门无法对这些人采取拘押等强制措施,长期实施有效监控又十分困难。

  二是如何防止有极端思想的人员“升级”为暴恐行动实施者。近期发生暴恐袭击的国家都出现这种情况:当暴恐行动实施者被抓获或击毙后,人们才发现他们的名字早已在“具有极端思想”的人员名单上;而有些人在有关部门的可疑分子名单上全无记录,甚至被认为是“良民”。

  专家们认为,要解决这两个问题:关键是要进一步加强国际反恐合作,特别是提高情报交换和联合执法的速度和效率;同时运用大数据等高科技手段实施更为精确的反恐行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