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唯物史观视域中的现代性问题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现代实践观念:起源与现代性困境
2016年05月13日 11: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南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人们常用“现代性困境”或“现代性危机”来表征现代实践方式所陷入的悖谬境况,并对这种现代实践方式及与之相应的观念表现形式进行批判。此即所谓现代性批判。但当人们在这样做的时候,却只是直接抓住现代性观念的现成表现形式进行批判,忽视了对使得现代实践方式获得其合理性表征,即在观念上获得支撑、引领和确证的现代实践观念及其起源的考察。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考察现代实践观念的起源,继而在其与现代性的关联中发现现代实践观念的缺陷及其克服之道。

  现代实践观念与古代实践观念存在巨大反差 

  卢梭指出:“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这一断言可以说是对人类现代性困境的最好描述。那么,如何才能破解现代性的困境?霍克海默、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将破解困境的源头追溯到了荷马史诗中的神话时代;海德格尔试图通过对“技术的追问”实现对现代性的批判。比较而言,后者显然更为切中问题。在海德格尔看来,现代技术的本质是与“现代形而上学之本质相同一的”,这就将技术这一现代人类实践的主导方式提升到了形而上学的高度,看作现代社会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海德格尔正是以此来说明现代技术与现代性困境的内在关联。

  但技术在现代社会成为了“最为根本的规定性”意味着什么呢?海德格尔对于现代技术的分析是在与古代和中世纪的对比中进行的。那么,与古代社会相比,在现代社会中技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这需要回到亚里士多德那里。实际上,我们现时称作“实践”的生产活动,就是亚里士多德称为“制作”的人类活动。他认为,在实践的道德与政治活动以及作为沉思的理论活动中,以永恒的东西为对象的理论具有最高地位,而在以可变东西为对象的活动中,实践由于是一种具有内在目的的活动而高于外在目的活动的制作。于是,制作成了最为低下的活动方式,就在于技术或与之相应的制作的目的在活动之外。

  如此一来,亚里士多德所理解的技术或制作在人类活动中的地位,便与现代社会所理解的形成了巨大反差。前述海德格尔尽管在现代性批判背景下将技术归结为现代性危机之根源,但对于技术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却没有否认。关于这一点,青年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就高度评价黑格尔对生产劳动的正面肯定。当然,马克思也批判了黑格尔忽视劳动的消极方面的问题。不过这种批判首先是以对于生产劳动的高度肯定为前提的。于是,现代哲人对于生产劳动的理解,显然与亚里士多德的相关理解存在着巨大反差。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当前拉美形势及拉美研究中的若干问题
2018年03月02日 09: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江时学 字号
关键词:委内瑞拉;共同体;发展道路;双边合作;增长率

内容摘要:一、关于拉美政治·长期以来,拉美政治始终具有整体稳定而局部动荡的特点。三、关于中拉关系·中拉关系是在三个平台上展开的:双边合作、整体合作以及与第三方合作。四、关于中拉关系中的美国因素·中拉关系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组成部分,也是南南合作的主要组成部分。·美国国务卿近日对中拉关系的评论,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可能会对中拉关系的发展采取一些对策。五、关于委内瑞拉形势·委内瑞拉形势在可预见的未来难以稳定。·一些美国学者批评中国向委内瑞拉政府提供信贷和投资。中国希望委内瑞拉政局稳定,希望美国与委内瑞拉关系得到改善。·反对派抵制即将到来的选举,无非是希望马杜罗政府丧失其合法性,为未来美国干预委内瑞拉事务创造条件。

关键词:委内瑞拉;共同体;发展道路;双边合作;增长率

作者简介:

    2月25日,上海大学拉美研究中心召开了拉美形势座谈会。在讨论中,与会者提到了当前拉美研究中需要关注的若干问题,主要观点概述如下:

  一、关于拉美政治

  ·长期以来,拉美政治始终具有整体稳定而局部动荡的特点。拉美有33个国家,难免有些国家政治舞台出现危机或动荡。但是,局部动荡不会在根本上改变拉美政局日趋稳定、政党政治不断发展这一态势。

  ·近几年来,通过巴西等国的政治危机可以看出,在拉美政治中,法律日益被用作政治斗争的工具。这是当今拉美政党政治的一个特点。如何认识这一特点,是一个有待研究的重大问题。巴西并未陷入政治危机。诚然,法律是政治工具,但不能因罗塞夫被弹劾、卢拉被判刑就认为巴西政治制度和法律制度陷入了困境。罗塞夫被弹劾、卢拉被判刑恰是巴西法律的胜利,是巴西民主体系越来越成熟的标志。

  ·不同的左翼国家,经济业绩不尽相同。委内瑞拉经济陷入久治不愈的危机,但玻利维亚经济增长率则令人刮目相看。因此,不能片面地认为左翼政府无法管理经济。同时也不能因为委内瑞拉出现了多种多样的危机而否定拉美左翼在推动社会发展时取得的成就。如果没有拉美左翼,拉美的贫困率不会出现较快下降。统计数字表明,拉美的贫困率已达到上世纪80年代拉美债务危机以来最低水平。这与左翼政府实施的多种社会救助和扶贫政策息息相关。

  ·多个国家在2018年举行大选,不会对拉美政治格局产生颠覆性影响。但有两个特点值得注意:一是传统政党的影响力在继续衰落,二是缺乏克里斯玛型政治家。

作者简介

姓名:江时学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