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资讯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走向视域开放的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2014年热点回顾
2015年01月01日 08: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锋 字号

内容摘要: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持续不断地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我们不仅要挖掘基础理论,更应观照现实,将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置于全面改革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从文本解释向文本创造转化,从封闭性研究向开放性研究转化,从碎片化研究向体系化研究转化。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

作者简介:

  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

  哲学是观照现实的人类自我意识,是思想中的时代。马克思思想对现实的观照无处不在,但这种观照向来不是经验的,而是批判的、反思的。因此,开掘马克思的现实观,对于我们深刻理解马克思思想、思考当下中国的现实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的现实观植根于德国古典哲学的传统中,但与其之前的现实观存在本质性的差异。有学者指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对黑格尔现实观的继承和超越。黑格尔现实观的核心之点在于理性与现实的和解,体现了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逻辑。马克思通过对异化劳动的剖析,发现了思维与存在的异质性,凸显了独立于思维的现实。在马克思看来,改变现实不是观念意义上的,而是实践意义上的,改变的根本动力是实践层面的革命。这就将马克思的现实观与之前所有理论家、思想家的现实观区分开来,最为重要的是改变现实世界,并由此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有学者提出,马克思的现实观是唯物史观的思想核心,因而又构成其历史道路理论的真正基石。在与费尔巴哈和黑格尔错综复杂的关系中,马克思的现实观通过一种双重批判而逐步取得基本定向,并最终获得决定性奠基。马克思现实观的伟大变革意义就在于:它根本不依赖于绝对上帝或神秘的“主客一体”,而完全从感性的—感性活动的—世界本身,来把握现实,来阐述现实的本质性维度。基于此,在对中国道路的理解中,马克思的现实观要求我们要坚决防止其转变为外部反思的抽象原则。这是因为,外部反思实际上是以抹杀和阉割社会的实体性内容与差别为前提的,不可能形成对中国道路的真正理解。只有在对马克思现实观的三重境遇——科学的抽象、具体化的纲领以及对实在主体研究的综合理解中,才能积极开启对“中国道路”之真正现实的理论把握和实践筹划。

  对于马克思来说,批判现实并改变现实是其哲学的最终使命。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实质性的内部反思或许才确实有助于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中国道路能否真正开辟出人类文明的新类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最大程度地挖掘马克思的理论资源并走出思想的迷茫与困顿。

  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当代价值,实现理论创新,关键是在破解当代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回顾2014年的学术讨论,以学术研究史的回顾总结为基础,以观照当代中国现实问题为契入点,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新路径的探索成为重要议题。概括起来,这一议题集中体现为“破解当代中国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学术文章的发表,在围绕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价值哲学的新探索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公平正义问题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部门哲学的发展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等问题的讨论中,勾勒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创新的新路径。

  马克思主义哲学能否实现中国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处理好与儒学的关系。有学者指出,中国现代化的历程表明,一种思想和学说在中国的合法性,是由其是否解决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来证明的。因此,应该以历史主义的方法来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儒学的关系。回顾马克思主义与儒学发生关联的社会基础及历史进程,可以发现,马克思主义与儒学的关系是一个历史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离不开对儒学思想的吸取和借鉴,但同时也在改造儒学并推动儒学的现代化。

  基于对历史唯物主义当代创新的思考,有学者提出,面向当代中国现实问题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需要直面新时代的资本与劳动关系。在很大程度上,“资本与劳动”的关系构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的基本建制,也孕育了新的理论生长点和认识视角。因此,立足于当代中国实际,借鉴西方国家的正反经验,探索“资本与劳动”之间的良性互动,对于构建新时代的社会生活体系,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中国学者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有学者强调,关键是要形成面向中国问题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范式。从研究状况看,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似乎是一个破碎的世界,学派林立、新主义层出不穷。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多样性与统一性是可以共存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可贵价值就在于,它是一种“带着解放意图的社会批判理论”,即试图通过对资本主义和现代社会的诊断和批判,把人从各种奴役和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实现个体的自由发展和个体间的自由联系。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可被理解为“跨领域的唯物主义”,以及“开放包容的全面解放理论”。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达自己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毛泽东曾指出,不应将马克思主义“当作教条看待,而应当看作行动的指南”。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来说,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破解当代中国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最佳路径。

 

卢光盛:深入研究新时代外交思想
2018年03月15日 09:1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卢光盛 字号
关键词:新时代;外交思想;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感召力

内容摘要:在新时代,中国将继续作为和平发展的正能量、世界经济的动力之源、国际秩序的稳定之锚,以中国智慧、中国方案和中国力量为全人类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关键词:新时代;外交思想;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感召力

作者简介: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国国际影响力、感召力、塑造力进一步提高,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新的重大贡献”,“始终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笔者认为,“三力”和“三者”彼此之间互相促进、互相依赖,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国际战略层面的核心精髓,也是未来我国外交工作的目标和方向。

  “三力”的提升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重大成就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全方位外交布局深入展开,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全面推进,实现了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的时代成就。其重要表现是,我国外交工作的影响力、感召力和塑造力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在这“三力”中,影响力是基本的要求,体现为对地区和国际事务的作用能力。感召力是高层次的影响力,是吸引力、号召力,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塑造力是主动作为的建构力,是对事件、行为、规则、制度的创造力。“三力”当中,影响力是基础,感召力是方式,塑造力是最终追求。

  当前我国的外交,在原有的并逐步增强的国际影响力的基础上,通过推进新型国际关系实践,积极构建健康稳定的大国关系,开创周边睦邻友好合作新局面,推动同发展中国家合作提质升级,发挥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中的中国作用等一系列外交战略布局,使我国正逐步以更大的自信和更多的投入,加大对感召力的主动营造。与此同时,中国在一系列多边高峰论坛上全面阐述了中国的安全观、发展观、全球治理观等思想观念。共同安全、和谐发展、合作共赢、绿色发展等理念深入人心,国际社会对此予以高度赞誉和积极响应,中国理念逐步成为国际共识,为我国的国际感召力提供了重要的动力来源。

  十八大以来,除了充分利用联合国、亚太经合组织、上海合作组织、东盟等现有多边机制,我国通过实施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发起创办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设立丝路基金,举办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亚信峰会,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促进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全方位形成和发挥中国的塑造力。因此可以说,“三力”的形成及发挥作用,是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取得重大成就的具体体现。

作者简介

姓名:卢光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