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学讯
王梦雪:日本外交政策智库整体呈衰落态势
2018年03月15日 09: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梦雪 字号
关键词:智库;日本外交;政策;态势;发展

内容摘要:自世界上最早的智库于1910年诞生于美国以来,截至2017年,全球智库数量已达到7815家。

关键词:智库;日本外交;政策;态势;发展

作者简介:

  自世界上最早的智库于1910年诞生于美国以来,截至2017年,全球智库数量已达到7815家。智库这一公共政策机构经过百余年的发展,早已成为国际政治领域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行为体之一。

  亚洲地区的智库在进入21世纪之后,迎来了爆炸式的发展高潮,如今数量已占到了全球智库总量的20.7%,达1676家。而中国、印度、日本三国智库相加就达到了1072家,远超亚洲其他各国。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2018年1月底发布的“全球智库报告”显示,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JIIA)名列全球顶级智库第14位,亚洲开发银行研究所(ADBI)排名第26位。在全球前100家顶级智库中,日本智库仅占据了这两席,而我国则有7家智库位列其中。

  日本外交政策智库整体衰落

  相对于亚洲地区智库数量的急剧增长,日本智库却呈现出了整体衰落的态势。例如,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自20世纪50年代建立以来,一直是日本外交政策领域最具影响力的智库之一。然而,在“外交政策与国际事务”领域智库排名中,JIIA已经落后于我国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第6位)。而诸如防卫研究所(NIDS)、世界和平研究所(IIPS)、东京财团等世界知名的日本外交政策智库甚至都未能进入榜单。

  日本外交政策智库整体衰落的原因主要在于以下几点。

  第一,日本外交决策系统对智库的开放程度依然较低。虽然日本政府在2012年提出要推行“全员参加型”的外交与安保政策,但是日本的外交决策过程依然被官僚机构所把持,智库等政策研究机构难以获得进入决策系统的渠道。

  在日本,只有极少数智库能够以接受政府委托(主要是外务省)撰写提交研究报告、作为“智囊团”获邀参加“审议会”等临时性政府或首相咨询机构的方式参与到决策过程当中。作为外交政策的“非执行者”,如果智库所创造的“政策研究产品”不能被政策市场中的买方,也就是日本的外交政策“执行者”所接受的话,是难以长期生存下去的。可以说,日本国内的政策市场对“外交政策产品”的低需求度与高准入门槛,影响了该领域智库的发展规模。

  第二,资金来源匮乏限制了日本外交政策智库的发展,难以享受到充分的政府税收优惠政策。国内社会对智库的认知程度低,再加上缺乏捐赠文化传统,导致日本智库难以依靠民间资金维持运营。

  在日本,由经济界和企业主导建立,主要关注经济、产业政策研究的智库发育得较为成熟。并且,在当今全球化与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大背景下,这些智库也开始涉及一些国际问题相关领域的研究。但是他们生产的“政策产品”,最终的服务群体更多的是所属企业或相关产业,而非日本的外交领域。日本的外交政策智库的财源,目前主要依赖国家行政框架下所提供的委托研究资金与补助金。由于近年来日本经济持续保持低位运行,政府提供给外交政策智库的资金规模也出现了萎缩。财源单一与资金不足,限制了日本外交政策智库的发展扩大。

  第三,日本国际地位的相对衰落,导致日本外交政策智库的国际影响力减弱。作为曾经的亚洲地区最发达国家,日本在东亚区域合作机制建设方面一度非常活跃。尤其是冷战结束后“第二轨道外交”概念的兴起,带动了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等一批著名的外交政策智库,在东亚区域合作中扮演了积极的角色。但是,随着日本国家实力的衰落,其在国际机制建设方面的影响力也开始逐渐减退。以我国智库为代表的,来自于中韩印三国的智库开始越来越多地活跃于国际社会,已经成为了亚洲区域二轨外交领域的主要力量。

作者简介

姓名:王梦雪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