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学讯
尼尔·弗格森:基辛格影响了我们看待超级大国的方式
2018年05月08日 10:33 来源:新华网思客 作者:薛笔犁 字号
关键词:基辛格;尼尔·弗格森;著名历史学家;世界秩序;超级大国

内容摘要:思维敏捷,谈吐诙谐,外表俊朗的著名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看起来更像一位风靡全球的明星。尼尔·弗格森:《基辛格:理想主义者》是我写的基辛格传的上半部,讲述了基辛格从1923年到1968年的生平。

关键词:基辛格;尼尔·弗格森;著名历史学家;世界秩序;超级大国

作者简介:

  思维敏捷,谈吐诙谐,外表俊朗的著名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看起来更像一位风靡全球的明星。

  作为哈佛大学的“明星教授”,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弗格森在学术界拥趸众多。同时,他身兼多职,担任对冲基金公司的投资管理顾问,拍过纪录片,也是《金融时报》、彭博财经的特约编辑和专栏作家,横跨学术界、政经界和媒体圈,表现得游刃有余,堪称“跨界王”。

  近年来,随着其著作陆续被译为中文出版,越来越多的中国媒体和学者深入研究和关注这位看起来颇为特立独行的西方学者,有人更是将弗格森誉为“西方身价最高、影响最大的历史学家”。

  近日,弗格森携新作《基辛格:理想主义者》到访中国,这位著名历史学家与思客君谈笑风生,聊了聊写作这本书的初衷,也对当下国际秩序和网络技术的深刻变革表达了独到见解。

  时间长,满满都是料与营养!

  “基辛格堪称真正的大师,影响了我们看待超级大国的方式”

  思客:作为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纵横捭阖、折冲樽俎,使他成为国际舞台上的重要人物。您如何理解基辛格本人及其思想在当下的意义?

  尼尔·弗格森:《基辛格:理想主义者》是我写的基辛格传的上半部,讲述了基辛格从1923年到1968年的生平。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故事,在极不太平的时代,一个德国犹太人,由于纳粹党的迫害,1938年和他的家人移居美国,开始了他的新生活。但是,美国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件事却改变了基辛格的命运。1943年他加入美国籍,不久应征入伍,奔赴德国战场。

  写作这本书的初衷是为了阐释基辛格本人智识能力的成长历程,这段旅程始于他的军旅生涯,并在他的学术生涯中日益积累。所以,这本书实际上展示了基辛格的智识是从何而来,特别是1968年当他被理查德·尼克松任命为国家安全顾问之后,这些思想变得非常重要。

    思客:在您看来,基辛格都有哪些成功的秘诀?

  尼尔·弗格森:基辛格是当代伟大的战略思想家之一,他的很多想法都具有普世性,这些想法可以应用到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因为不仅是美国总统需要做出战略决策,普通人也常常需要。基辛格的战略眼光同样适用于商业、政治等领域,这本书的理念就是要向读者展示他的思想,让读者看到他的能力,甚至超越美国政策的局限。

  举个例子,基辛格曾说过,一个国家的历史就好比一个人的性格,如果你不了解一个国家的历史,你就难以理解一个国家的外交政策。如何将历史运用到实际,正是他的战略眼光独到的地方。我认为,基辛格是美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决策者之一,他堪称真正的大师,影响了我们看待超级大国的方式。

  “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没有崩溃,只是遭受了挫折”

  思客:如今“世界秩序”已经变成公共话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新闻媒体中频频出现,许多国家都愿意为世界秩序的重建贡献自己的力量。基辛格曾对“世界秩序”进行了定义,您认为他的理解如何指引当下?

  尼尔·弗格森:“世界秩序”是基辛格已经写了几十年的概念,回顾他在20世纪50年代的早期作品,他就已经开始探讨这个问题。而《世界秩序》作为一本书提供了一种战略思维的概述,基辛格梳理了近400年的世界历史和国际政治变迁,审视了欧洲、亚洲、中东和美国对世界秩序的不同认识。每一种都以不同的方式都定义了世界秩序。在基辛格看来,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秩序逐渐面临危机。

  另一方面,基辛格对网络空间的治理极富远见卓识,他提到了17世纪伟大的思想家托马斯·霍布斯的思想,认为在网上人们也处于一种“自然状态”(state of nature)。我认为,基辛格的书对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战略危险是一份很好的指南,从传统威胁的大国对抗,再到网络空间的混乱,都有所启示。

  思客:目前国际局势诡谲多变,过去我们所熟悉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当下面临许多威胁,它是否即将正式画上句点?

  尼尔·弗格森:在我看来,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是一个更近期的叙述。苏联解体后,在美国的领导下,在许多欧洲国家的支持下,世界进入了全球化快速发展的时期,受到自由贸易和资本自由流动的影响,人口也开始大规模的流动,这就是所谓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但我认为,由于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在十年前就已经开始瓦解。

  但我并不认为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已然崩溃,它只是遭受了挫折,仍然处于相对良好的状态。从某种意义上说,世界贸易不会崩溃,我们没有遭遇大萧条,世贸组织仍然存在,国际资本的自由流动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恢复。现在很多人反对自由贸易,反对自由资本流动,因为他们没能从中获益。当这些人有机会表达不满时,比如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他们就会充分表现出来。但我并不认为他们是反对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他们只是在反对全球化,反对移民,反对资本的自由流动。

  思客:为什么科技革命没能巩固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堡垒?

  尼尔·弗格森:互联网给人类的生活带来了巨大变化,也给我们带来冲击。在我看来,世界变得越紧密,就越不和谐。虽然互联网让世界紧密相连,但事实上,越是连接世界,就越两极分化。社交网络上有一种奇怪的趋势,即在左与右之间极化,而且这并非少数。如果建立一个拥有20亿用户的社交网络,这相当于今天Facebook的规模。你会发现,人们的立场非常极端,不要惊讶,这种两极分化正是互联网发展带来的结果。另外,虽然人们并不期望互联网被居心叵测的人拿去作恶,但社交网络上的假新闻层出不穷,现实是假新闻往往比真新闻传播的更快更远。

  “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但中国从未想主宰世界”

  思客:您曾说过“21世纪将属于中国”。在您看来,21世纪中国将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尼尔·弗格森: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但21世纪不会是中国统治世界。虽然自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确实取得了翻天覆地的成就,创造了经济神话,但我们并没有看到中国想要统治世界。

  统治世界很困难,作为英国人,我们发现统治世界不会让你更受欢迎。在21世纪更现实的情况是,中国会和其他国家合作,比如联合国安理会的其他常任理事国一起,加强全球治理。

  我们再回到基辛格的理论,他曾有一个观点,世界在1815-1914年之间,有长达百年的和平时期,而这百年的和平归功于欧洲的5个国家找到了和平共处解决国际问题的方法。维也纳会议确立了欧洲五大国之间的权力平衡,这正是和平稳定极其重要的原因之一。

  以史为鉴,联合国安理会的5大常任理事国可以一起解决共同面临的问题,比如核武器安全、气候变化和网络安全。每个大国在这些问题上都有自己的利益所在。通过合作解决,我们就可以保持21世纪大国间的权力均衡。我不想中国、美国或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主宰世界,如果有一个大国成为主导,世界不一定会有好的结果。所以,更好的选择是所有国家共同努力,保障权力平衡,共同解决全球问题。

  思客: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人类社会的财富创造和积累存在一定规律。全球经济发展的下一个推动器在哪?

  尼尔·弗格森:大概十年前我出版了一本书,叫《货币崛起:金融资本如何改变世界历史及其未来之路》,这本书的核心内容围绕银行业、债券市场、股票市场和抵押贷款市场当中的相关机构,这正是西方世界逐步全球化的重要原因。越来越多的国家发现金融中介的好处,这伴随着金融发展带来的成本减低,市场机会和不稳定性的增加。

  在未来,变革会加剧,不仅因为技术,也因为对金融交易新方式的思考,也由于关键货币和区块链等新方式的兴起。因此,我预计未来10年会出现更多的金融变革和金融创新。在很多方面,我们在应对金融危机时也会更加从容。

  但是历史告诉我们,经济发展主要还是依靠技术创新。在未来,我们会看到更广泛的技术创新,在医学、生物技术、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等领域取得突破,这会改变世界经济的运行方式。

  诚然,我们还面临很多问题:债务堆积,人口挑战,政治领域改革困境。但只要人类在不断创新,找到提高效率的新方法,提供更高效的服务,人类社会的福利就会改善,人均GDP、人均收入一定会在未来10年达到更高水平。(文丨薛笔犁)

 

作者简介

姓名:薛笔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