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学讯
战略思想史视域下的美国对外政策与对外行为 ——读《保罗·尼采:核时代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缔造者》
2018年05月25日 09:1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舒君 字号
关键词:美国国家安全;国家安全战略;保罗·尼采

内容摘要:他从罗斯福到老布什时期担任过除卡特以外所有美国总统的政府成员或政策顾问,是战后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尤其是军事防务战略的主要设计者。作者指出,在冷战共识和遏制战略得以长期延续的同时,“军事—工业—科学复合体”也逐渐成为美国国家安全的基础结构,“新黩武主义”成为战后美国安全政策的一大特征,最终使美国成为史无前例的“军事帝国”:器物与技术上“武装的美国”,精神和制度上“尚武的美国”。战后美国历代战略精英如何界定美国的利益,如何判断内外威胁与挑战,如何评估本国能力并作出战略选择,以达到确立、巩固或护持美国全球霸权的战略目的?

关键词:美国国家安全;国家安全战略;保罗·尼采

作者简介:

  2004,美国著名政治家、战略家与军控政策专家保罗·尼采去世,享年97岁。他从罗斯福到老布什时期担任过除卡特以外所有美国总统的政府成员或政策顾问,是战后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尤其是军事防务战略的主要设计者。作为美国屈指可数的政坛元老之一,保罗·尼采漫长的一生极富传奇色彩。

  保罗·尼采是冷战史上著名的“NSC-68号文件”的主要设计者,1957年的《盖策报告》几乎是该文件的翻版。关于“林中散步方案”、SALT、START谈判这些影响冷战进程的著名事件,他都是重要的参与者,甚至可以说是主导者。但对于这样一位对战后美国国家安全政策影响最深刻、最持久的政治人物,人们却对其知之甚少,不仅中国国内尚无人做过深入研究,即使在美国相关论著也屈指可数。

  南京大学石斌教授的新著《保罗·尼采:核时代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缔造者》(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12月出版)一书,是国内学者填补这一重要学术空白的首次尝试。该书是石斌教授主编的《美国对外战略的设计者》丛书(目前已出版八卷)中的一部。

  该书虽然长达五十万字,却并非一般意义上的人物传记,也不是有关美国核战略的专门研究,而是从保罗·尼采这位美国战略与外交界的“常青树”入手,从战略史和战略思想史的视角,探讨核时代的美国安全观念与战略传统及其对于历届、当前和未来美国对外政策与对外行为所具有的启示意义。该书时间跨度从二战后期直至“9·11事件”发生以后,是对战后以来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演进历程及其内外动因的全景式描述和整体考察。

  保罗·尼采出生于一个德国移民家庭,是家族的独生子。尼采坚信,那些得到命运垂青的人,有能力使世界变得更美好一样,他自己的一生便是这句话最好的印证。尼采出身名门,从小在上流社会家庭中成长,见多识广又很早慧。哈佛大学毕业后顺利进入了华尔街,随后又娶了美孚石油公司合伙人的女儿。跟与其比肩的另一位著名冷战战略家乔治·凯南相比,保罗·尼采的“出厂设置”可以说是相当好了。尼采打小就在家中听各色人物坐而论道,决心长大后要从事影响世界事务的工作。这也决定了尼采的思想更多地来自经验而不是书本,有决断力,重视协作,讲求效率,更相信数据和事实而不是直觉。组织能力、对逻辑性的坚持以及忍耐力成为了尼采的强项。

  1950年,尼采主持制定的国家安全委员会“NSC-68号文件”,是战后以来美国政策设计者和决策当局对国家安全政策首次做出的最全面、最系统的评估,也是冷战史上最重要的战略文件之一,其影响不亚于凯南的“长电报”。文件主旨是全面扩军抗苏,在和平时期建立和保持强大的国防力量,直接导致了冷战的“军事化”,对整个冷战期间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产生了深刻影响。尼采同时是与“NSC-68号文件”十分相似的《盖策报告》的主要定稿人,这份报告直接影响了肯尼迪政府的战略调整。尼采的一生大致顺遂,却不乏起起伏伏,时而“圈外”,时而“圈内”。但作者认为,纵观其一生,在其战略思想中,有一个非常清晰、一贯的核心理念——“以实力求安全”,即以实力、尤其军事实力维护或谋求和平与安全。

  尼采公开承认,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的确,他讲求实效而不是遵循某种既定的教条,更像是一个精于算计的华尔街投资银行家。不过,很难给尼采简单贴上现实主义者或自由主义者的流行标签。实际上,尼采也是美国意识形态的捍卫者,他强调,人们必须首先解决信念问题,随后通过理性判断,才有可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以实力求安全”是美国历史上根深蒂固的现实主义安全观念和战略传统,对美国对外政策与战略行为影响深刻而持久。不过,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力图维护的是美国的“核心价值”,而不只是一般意义上的“核心利益”,因此既崇尚武力,而又坚信“历史在我们一边”。小布什时期的新保守派战略家,被称之为“武装的威尔逊主义者”,实际上也是这种战略传统的当代继承人。

  如果说实用主义、行动哲学以及自由民主的价值观,是尼采政治思想的核心,那么,强大的军事实力、高度的警惕性以及基于西方联盟凝聚力与高昂士气的共同防御,则是尼采冷战战略思想的核心。相较于乔治·凯南的战略主张,尼采的思想更能代表美国政治精英中的主流倾向,也反映了美国战后寻求霸权的心路历程。作者指出,在冷战共识和遏制战略得以长期延续的同时,“军事—工业—科学复合体”也逐渐成为美国国家安全的基础结构,“新黩武主义”成为战后美国安全政策的一大特征,最终使美国成为史无前例的“军事帝国”:器物与技术上“武装的美国”,精神和制度上“尚武的美国”,对外行为上“黩武的美国”。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像美国这样如此频繁地发动或卷入战争,美国的战略文化实际上具有浓厚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色彩和突出的冲突型特征,反映了“西方战略文化中的冲突与暴力传统”。

  尼采一生中大部分时间在与政治打交道,参与并影响世界事务的进程,其战略思想的转变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美国对外战略的变化。作者发现,尽管68号文件带有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但自1960年代末以来,尼采的战略思想更多地基于经验数据和逻辑推理。80年代中后期,尼采战略论述中的意识形态色彩更是大为消退,更多的是关于全球战略格局与世界秩序走向的冷静思考。本书的作者也始终在思考这样一个具有重大现实意义的关键问题:战后美国全球性主导地位的确立、巩固或维系,与冷战的形成、展开、转型和终结以及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制定或调整之间具有何种联系?战后美国历代战略精英如何界定美国的利益,如何判断内外威胁与挑战,如何评估本国能力并作出战略选择,以达到确立、巩固或护持美国全球霸权的战略目的?作者认为,要理解这些问题,至少需要考察彼此相关的两条基本线索:战后以来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与对外行为的历史脉络,以及战后以来美国政策设计者和决策者的战略思想及其社会历史与文化根源。

  作者指出,立足“最坏假设”,偏重军事手段,谋求绝对安全,秉持道德普遍主义和意识形态优越论,是美国主流安全观念与战略思想的基本特征。然而,此类战略与安全观念的危险性在于,美国并不总是因此获利,它也有可能因为过度扩张而导致自身实力与声誉受损,甚至重蹈历史上许多大国的覆辙。后冷战时期,特别是“9·11”恐怖袭击事件以后的历史发展表明,与“尼采式”战略观念密切相关,美国也时常面临着帝国“过度扩张”或“战略透支”的现实与潜在危机。当今美国在全球所遇到的许多难题,或者说正在显现的某种“帝国的困境”,都可以从冷战历史中找到根源。更重要的是,一旦与实力相当并同样抱有意识形态偏见或道德优越感的大国相遇,对抗就可能发生,整个世界都将面临巨大的危险,何来绝对安全?这无疑是美国霸权的一大悖论。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历史系)

 

  

  

作者简介

姓名:张舒君 工作单位:南京大学历史系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冯瑶)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