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未来已来:中国创造大趋势 ——访世界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夫妇
2018年04月12日 07: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静 字号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内容摘要: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中国一枝独秀提振政治自信《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提到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西方需要重塑自己的治理体系《中国社会科学报》:作为一名趋势研究者,过去几十年里,你们走遍了中国大地,看到了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国创新走出自己的康庄大道《中国社会科学报》:近来,外国友人对在中国生活越来越高的科技含量津津乐道。多丽丝·奈斯比特:我们经常被询问,中国将来会产生下一个硅谷吗?为什么中国要建设下一个硅谷?中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高科技园区和创新中心。多丽丝·奈斯比特:创新是中国未来繁荣的关键动力,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创新型国家,在人工智能、绿色能源、高铁建设等方面引领全球发展。

关键词:约翰·奈斯;中国社会;发展;新时代

作者简介:

  关于“未来学”,世界各地有不同叫法,比如futures studies、strategic foresight、futuristics、futures thinking等,英语国家普遍使用前两个术语。未来学主要探讨科学技术和社会未来发展的前景,揭示按照人类需要所作的各种选择得以实现的可能性,进而为科学时代设计新的世界发展蓝图。20世纪40年代,德国学者奥西普·费来奇塞姆率先创造和使用这个概念,后在法国得以传播和发展,而美国则是当前未来学研究最发达的国家。中国在这一学术领域的表现虽不尽如人意,但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务实态度,使得未来学家将目光聚焦中国顺理成章。

  约翰·奈斯比特是世界未来学领域响当当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他的《大趋势》一书轰动世界,给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一个全新角度看待世界的机会。2018年时逢改革开放40周年,奈斯比特夫妇又带着他们的新著《掌控大趋势》来到中国,在国际关系学院现场的分享中,带来对21世纪的终极预测。

  单一大趋势转变为

  系统整体的变革

  《中国社会科学报》:当今时代,变化的速度日趋加快。近几年在中国有句流行语:“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站在当下与未来的十字路口,我们该如何准备?大趋势是什么?如何掌控大趋势?两位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建议?

  约翰·奈斯比特:根据我们的判断,未来几十年里,单一的大趋势将转变为系统的、整体的、全球性的变革。不管是在政治意义上、经济意义上、社会意义上还是规则或程序上均是如此,而且所有变革的速度将会加快。人们必须开放思维,在全球新的背景和规则下,从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来思考这些变革。

  例如,我们今天掌控的多数大趋势在20世纪就已经扎根,最具颠覆性的两大技术——计算机和互联网自20世纪50年代兴起,推动人类社会从工业社会迈向信息时代,而且它们还将继续驱动今天的大趋势。还有两个极具跨越性的大趋势是数字化和全球化,这两个大趋势相互连接,影响和放大了所有的其他趋势。此外,全球权力平衡的变化将是最具挑战性的大趋势。在其他大趋势中,无论是技术进步、不断增长的互联互通的影响,还是人口调整、教育改革等,它们对人们心理上的影响都不如全球权力的转移强烈。当然,从以西方为中心到一个多中心世界的转变,不会一帆风顺。21世纪上半叶,我们将一直是这场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同任何巨变一样,这次巨变将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适应外部条件的过程。从全球范围来看,至少在当前,中国是赢家。美国的所作所为是对中国政治自信心的提振,中国治理模式将会受到更多追捧,中国的地位也会随之更加稳固。西方世界绝不愿意退避一边,让中国和新兴经济体自由通行。一定不要低估这场巨变的能量。

  多丽丝·奈斯比特:解决危机需要时间,但是发展的脚步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时不我待,要转变就要立即行动。我们需从负面的现实环境中逃离,摆脱固有思维的羁绊,重新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在这当中,准确而完整的信息很重要,高质量的媒体很关键。我们鼓励乐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因为变革正在路上,虽然我们不能阻止它,但有能力融入其中或者游离于边缘之外,乐观、坚定、坚韧的心态比悲观的情绪能让我们走得更远、获得更多。就像法国小说家阿尔方斯·卡尔写的那样:“一些人抱怨玫瑰上的刺,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刺上还有玫瑰。”

  《中国社会科学报》:心动才能行动。怎样才能摆脱思维惯性?

  约翰·奈斯比特:唯一确定的是不确定。对于一个拥有开放性思维的人来说,很多发展是可以预见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新技术驱动的区域和全球性事件的综合体。我们对外部环境了解得越多,从变化的图景中得出的判断就越准确;所获得的连接越精确,那么我们对自身道路的驾驭就会越轻松。这个规则几乎适用于从个人到社会再到国家的所有层面。

  现在,学术界和商业界之间存在大量脱节。传统教育体系下,思维惯性极易抑制变化的潮流,人们很难进行全面的思考。教育改革如果不聚焦于产业的需要,那么这个国家的竞争力就会下降。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8年5月26-27日,由同济大学中国战略研究院、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中国国际关系学会、上海市国际关系学会、中国社会科学网、《政治学研究》编辑部联合主办的第二届“中国青年战略论坛”在同济大学召开。本次论坛以“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为主题,汇集国际关系学、政治学、社会学、人类学、语言学等多学科的青年学者,就中国崛起及其战略谋划的重大命题,在“百家争鸣”中感知差异、交融互鉴,联袂推动学术成果创新及价值转化。

  “一带一路”建设与中国战略

  首场研讨围绕“‘一带一路’建设与中国战略”这一话题,与会青年学者研讨了相关研究成果。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院长门洪华教授以“一带一路”倡议推进过程中,中国所面临国际规则制定权的机遇和挑战为研究重点,给出了具体的政策建议。门洪华教授认为,在西方国家主导新一轮地区合作机制的潮流之下,国际规则处在推陈出新的历史拐点,以新兴大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面临巨大挑战和机遇,中国需要更加积极地参与规则的构建。以“一带一路”为抓手,发挥主动和主导作用,抓好国际规则的制定权和话语权。在具体实践路径上,门洪华教授强调关键是要打造开放性的合作平台,推动共建公正、合理、透明的经贸投资规则体系。从提炼和丰富中国国际合作理论、积极推进制度建设、妥善处理大国关系、讲好中国故事四方面主动发挥引领者的角色。

  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吴贇教授基于外语学科背景,就中国对外翻译政策的演变与国际形象建构发表了看法。通过回顾日本文学重建的过程,吴贇教授提出翻译是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意识形态种种牵制和影响的复杂行为,尤其受到翻译政策的影响。后者不仅可以左右翻译作品的选择及路径,最终会影响国际社会对一国形象的建构。梳理中国三十年来对外翻译政策及国家形象的转变,吴贇教授认为当前新时代中国文学走出去过程中,政策如何有效优化调整,使文学兼顾审美与构建国家形象,是值得思考的重要问题,也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在学科理论建设方面,外交学院副院长孙吉胜教授作了题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国际关系理论发展》的主旨发言。她认为,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经过四十年的发展,中国传统文化及实践成为理论创新的宝贵资源。在学科、学术及话语体系建设方面,呼吁已经具备强烈文化与历史意识的中国学派,把握好理论创新的主客观条件,重读西方国际关系理论,在此基础上形成自己的哲学传统、社会本体论和实践本体论,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发现核心问题、提出核心概念,形成相互关联和理论逻辑,并做好对理论的阐述,真正地发展出中国国际关系理论。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吴泽林助理研究员提供了“一带一路”理论研究的新视角。他从功能主义角度分析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一种构建合作式地缘空间的重大尝试,旨在以功能性合作提升沿线国家发挥地缘优势和发展能力的基础条件。对内助益沿线国家建立具有本国特色的现代化经济体系;对外推动沿线国家深度融入全球供应链和全球产业链,实现经济全球化的再平衡。因此,功能主义分析下的“一带一路”演进逻辑分为两个阶段:首先从基础设施展开,提升沿线国家发挥地缘优势的基础条件,塑造强联通的欧亚地缘版图;其次提升沿线国家发展能力的基础条件,功能性合作进入制造业产能合作领域。

  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讲师陈晋从田野调查的具体经历出发,考察了中国西南纳人的知识生产与文化传承。经由语言学、心理学、历史学等跨学科交叉研究的视角,采用实地田野调查,陈晋发现仪式和图像在当地知识生产过程中发挥了不同的作用,从而决定了文化传承机制的诸多特征。

  参与本场研讨的最后一位发言者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助理教授葛天任认为,应该将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看作一个互联互通的贸易体系,运用社会网络分析方法,加入多种数据模型,有利于分析处于不同结构位置经济体的贸易依存度和经济依存度。葛天任认为,从发展视角看中国在当前海丝贸易网络体系中处于绝对优势地位,而东南亚国家尤其是新加坡应成为发展该体系的战略重心。

  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陈茜

作者简介

姓名:陈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冯瑶)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