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学讯
学者眼中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与重新认识美国”学术研讨会综述(三)
2018年06月29日 08: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大鹏 字号
所属学科:国际关系关键词:富豪民粹;保守主义;精英政治

内容摘要:在全球范围内,无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都出现一个特殊现象:亿万富豪成为底层民众的代表,例如泰国的英拉,意大利的贝卢斯科尼,以及现在美国的特朗普。这类富豪拥有一些特征:身居房地产、采矿、电信等垄断行业,这种垄断实际上是一种权力垄断,游走在权力边缘,需要和权力发生联系,他们是认可经济全球化,也熟悉规则并善于扭曲规则为己所用,特朗普非常敢于使用歧视手段达到其政治目的。虽然特朗普在全球化中获益,但他并非一个真正的全球化支持者。

关键词:富豪民粹;保守主义;精英政治

作者简介:

  近日,由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主办的“特朗普现象与重新认识美国”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举行。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等高校及研究机构的多名学者,围绕特朗普现象分三个议题展开了深入的交流讨论。

  专题讨论(三):特朗普解析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朱文莉 图片来自网络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朱文莉教授,以《特朗普式“富豪民粹”》为题,通过使用“富豪民粹”概念去理解特朗普现象为美国带来的政治变化。朱文莉指出,特朗普本人并不是一个有固定立场的传统政客。保守主义者与自由主义者关于堕胎、枪支、同性婚姻三大问题的分歧,特朗普通常也回避,或者回答前后不一致,因此用传统的左右无法定义特朗普。同时也很难用民粹去概括他的政治主张,因为白人的下层经济水平是高于少数族裔底层,就平均数而言,特朗普支持者的经济水平是高于希拉里。朱文莉认为,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伴随着经济全球化,收入分配极不平衡,富豪民粹兴起蔓延,在全球范围内,无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都出现一个特殊现象:亿万富豪成为底层民众的代表,例如泰国的英拉,意大利的贝卢斯科尼,以及现在美国的特朗普。这类富豪拥有一些特征:身居房地产、采矿、电信等垄断行业,这种垄断实际上是一种权力垄断,游走在权力边缘,需要和权力发生联系,他们是认可经济全球化,也熟悉规则并善于扭曲规则为己所用,特朗普非常敢于使用歧视手段达到其政治目的。虽然特朗普在全球化中获益,但他并非一个真正的全球化支持者。朱文莉认为,当前世界处于重大的国际秩序变革时代,而这种转折主要是由特朗普戏剧性当选促成的。特朗普的出现是堪比美国内战前的种族问题一样对美国带来空前的挑战,而目前仍有解决的可能,解决途径就是以真民粹取代假民粹。美国历史上有真正的民粹,其合理成分被建制派吸收,事实上推动了美国的政治革新,增添了美国的活力,并促进了美国社会的进步,比如前段时间美国出现主张控枪的学生,他们代表真正的社会底层,提供寻找答案的可能。

  美国吉布森律师事务所张毅律师,以《独特但不可复制的特朗普》为题,从特朗普个人特质出发,讲解特朗普对美国政治文化的破坏,仅仅是一个极为特殊的现象。张毅谈及自己之所以重回美国研究领域,是基于对特朗普顽劣品性的愤怒。特朗普决策杂乱无章,没有头绪,信口开河,张嘴骂人。张毅认为特朗普就像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孩子,否则说话就会前后相一致,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想说谎话都比较困难。特朗普个人是一个恶霸,以对自己有利与否决定新闻消息真假。作为一个商人,特朗普自私自利,并以商人思维决定国际外交事务,以可见的利益来判断美国与其他国家的交往,甚至不惜践踏规则,撕毁协议。特朗普在国内尚有许多限制,而在国际事务中限制就少多了,因此造成了目前特朗普不讲规则,我行我素的行事作风。对于未来的展望,张毅认为特朗普是不可复制的,本身出现这样品性的人就是非常难见,而这样的人当选总统几乎是不可能。2020年特朗普也不会连任,原因包括:一、人口结构变化,白人比例在下降;二、教育程度提高,大学教育继续普及;三、妇女参政率继续提高,妇女在2016年选举中支持希拉里的比例是高于特朗普的。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牛可 图片来自网络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牛可副教授,以《从诺伊施塔德看特朗普》为题,通过总统权的棱镜,去审视特朗普的执政。牛可援引雷切尔·诺伊施塔德(Rachel Newystad)所著的《总统权:从富兰克林·罗斯福到卡特的政治》(Presidential Power : The Politics of Leadership from FDR to Carter),观察和分析特朗普对于白宫政治的运作。总统权并非是一个给定的权力,而是需要去努力并精巧运作的权力。牛可以古巴导弹危机为例,肯尼迪的总统权在其中施展是面临困难重重的处境。而尼克松对于白宫政治的嵌入也是很成问题,无法驾驭华盛顿精英,实际上在华盛顿也是被孤立的。特朗普作为政治史上的奇葩,很难熟练运作总统权,缺乏说服的能力,缺少和幕僚沟通的技巧,不能在短时间内摆脱业余者的水平,因此很难实现其政治议程。此外,牛可谈到了美国精英品质问题,为何会出现特朗普这样的劣质总统?美国政坛在20世纪50年代出现众多优质政治精英,而到20世纪70年代之后,精英的品质迅速下滑。在此之前,美国政府和政治家总体而言能够得到社会大众的尊重和信任,而之后从总统到国会的信誉不断下降,政治家品质也在整体下落。

  宾夕法尼亚大学社会学博士研究生赵梦阳,分享了自己对美国右翼的观察。她认为右翼拥有一个非常复杂的光谱,从主流保守派、福音派、新纳粹、三K党、新邦联主义者等,互相之间也有分歧;在地域分布上也非常广泛,不仅住在乡村,也有大量住在城市,拥有良好教育。她认为美国极左翼和极右翼对于民众的吸引力都在提升,在高校里面对两党制的质疑越来越多。在极右翼群体支持者中,不仅有底层白人,也有为数众多的东西海岸城市白人,即便是在高校里面也存在大量极右翼学生和团体。

  在学者讨论期间,王立新教授认为富豪民粹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富豪民粹是否是富豪成为民粹的领导者,还是与其他民粹有基本差别?朱文莉在回应中,认为在富豪民粹和民粹之间的对比中,就特朗普而言,他并不真的关心底层,只是在上演一场民粹秀,依靠明星化自身去迎合民众期许,用伪民粹压制真民粹。美国国内矛盾问题,有赖之前对政治敬而远之但现在被激起良知的人解决问题。王希教授指出根据在美国高校的经历,自身和赵梦阳有相似的感触,但是现在的政治生态和20世纪60年代有很大不同,当时之所以社会运动发展得如此成功,很大原因是争取的是群体权利,以族裔(非裔美国人)为基础,所以能凝聚起巨大的力量。但是现在权利诉求非常碎化,缺乏能够凝聚起足够多人数的政治议题。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张大鹏供稿

  

  

作者简介

姓名:张大鹏 工作单位:北京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