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诗志论及其回响-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文学 >> 古代文学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诗志论及其回响
2016年10月21日 08:41 来源:《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林岗 字号

内容摘要: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

关键词:赋诗言志;批评;文本;贵族;风气;诗志论;后世;品类;文体;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早期诗论以诗与志的关系为轴心而成形,姑称为诗志论。受赋诗言志风气的浸润和儒家解诗传统的影响,诗志论积淀了三方面重要的文化精神:诗是高贵的;诗与志互通;解诗当知人论世。这三方面的诗论积淀不仅规定了后世诗论的大体格局,而且也获得了后世诗论长久的回响。要解释后世诗论的许多现象与问题,例如为何诗居美感和修辞色彩强烈的诸文体之首?为何鉴别、评价诗作的品类时以风雅为最高准则?杜诗何以被后世主流的诗论定为诗学的极峰?为何传统的批评不是以文本为中心而是以文本与世界的关系为中心,形成以意逆志和知人论世的批评传统?还有,为何诗志论历代虽有补充、扩容而终于无可取代,成为固有的批评传统?对于这些古代诗学现象与问题的解释还是要溯源至赋诗言志的年代。作为古代诗论传统的开端的诗志论,它与后世这些诗论的关系更像是篇章里“纲”与“目”的关系,纲以定目,而目亦显纲。后世的诗论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开端者的影响,而是在当下处境面对开端者发出不断的回响。

  关 键 词:赋诗/诗论/言志/风雅/批评传统

  作者简介:林岗,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早期诗论的轴心毫无疑问是诗与志这个话题。据传为最早的文献《尚书·尧典》即有“诗言志”一句。朱自清《诗言志辨》称它为中国历代诗论“开山的纲领”。①相传为子夏所作、今称《毛诗序》也有相同的讲法:“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诗论》末尾总训部分,引孔子的话:“诗亡(无)隐志。”②这样看来,谈论诗而不论志,或者言志而离开诗,在这个早期诗论形成的春秋战国四个多世纪里,是不可想象的。将诗和志勾连起来一并谈论的这个早期文论系统,为了行文的方便,姑且称为诗志论。

  早期诗论十分耐人寻味,它成为诗论传统的开端;后来者只能顺势接过这个开端,在既已划定的范围内谈诗说艺。无论中西都有这现象,例如柏拉图为探索尽善尽美的统治形式——他心目中的理想国,发现了诗人是建立理想国的害群之马,要将他们放逐。柏拉图有意无意开了一个指控诗人的话头,他的议题激起了心有不甘者的为诗的辩护。于是,对诗的指控和为诗的辩护便构成了西方文论史上绵绵不绝的连锁反应。诗志论在中国诗论史上的地位有点像柏拉图对诗的指控在西方文论史上的地位。它们在各自文论史上所起的作用,仿佛一锤定音,延及于后世。后世论诗者虽然花样翻新,但也未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文论的话头一经提起,就如同音乐定了调,成为传统。当初虽然事出有因,但并非必然,到了后来就视之为理所当然。诗论史的这种演变给了我们一个恰当的视角,来观察早期诗论与后世诗论及其格局之间的相互关系。如果将后世文论及其格局当成人的耄耋之年,那其时出现的种种形迹都可以从“三岁”时期的早期诗论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一、赋诗言志的风气及其诗学积淀

  将诗和志并联在一起,即用诗之际牵连旁及于用诗者的志,这是春秋时期流行在社会上层贵族圈子内的风气,《左传》称为“赋诗言志”。这种风气是如何产生的,已经无从追究了。理论上贵族需要“赋诗言志”,当然要先有诗,诗被反复应用于礼仪场合的吟诵才算得上是有赋诗的风气,因此,诗的产生应当在“赋诗言志”的风气形成之前。但是,贵族社会有了诗,却完全可以不“赋诗言志”,诗没有什么非赋不可的理由。若是没有赋诗的风气,它与使用者的志的关联性,也就非常可疑了。也就是说,诗与志的紧密相连是一种特别的历史环境——西周以来礼乐制度——的产物,而不是逻辑上必然的结果,不可视作理所当然,而应视作有条件的演变结果。虽然文献不足,无从考究这种风气初起的详细情形,然而如果对那种特别的历史环境略知一二,还是可以透过了解贵族时代的历史环境,约略明白“赋诗言志”的机制。

  凡是贵族社会都依赖于划分贵贱等级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而存在。社会成员存在贫富、尊卑、高下之分,而贵族社会就是要将人群品类的不平凝固化、永恒化,使之不能逾越,贵者恒贵而贱者恒贱。人生虽然地位、财富不平等,但如果社会存在途径可以使人改变财富、地位的不平等,那贵族社会就分崩离析而不能存在。因此,维持贵贱等级界线的不可逾越是决定贵族社会生死存亡的头等大事。在种种“护法”的措施之中,除了赤裸裸的武力镇压外,就是各种文事增华的装饰性努力。经由象征资源的运用,使得贵贱等级的分别由最初的社会事实的分别转化成包含神圣意味的分别,于是

石油人民币或天然气人民币当前不具有可行性
2018年07月10日 09:1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林益楷 张正刚 字号
所属学科:国际关系学关键词:石油人民币;天然气人民币;人民币国际化

内容摘要:客观上看,建立“石油人民币”或者“天然气人民币”体系将是人民币主权货币在国际能源贸易中崛起的新路径,也将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关键一步,作为长远努力方向是正确的。

关键词:石油人民币;天然气人民币;人民币国际化

作者简介:

  客观上看,建立“石油人民币”或者“天然气人民币”体系将是人民币主权货币在国际能源贸易中崛起的新路径,也将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关键一步,作为长远努力方向是正确的。“石油人民币”也确实拥有巨大发展空间,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院长黄晓勇认为,随着全球天然气供给宽松、天然气在能源消费比重的上升、LNG的发展使天然气贸易更趋便利化等因素影响,为构建天然气人民币体系的时机提供了历史契机,天然气人民币可以避开与美国争夺“石油”定价权,相对容易实施。

  从长远来看,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增强,在油气贸易中使用人民币计价是有可能的。但就目前看,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美国还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拥有先进的军事、文化、科技等强大的综合实力。只要稍加留意,真正抛弃“石油美元”体系的国家并不太多。

  为何人民币在短期内很难动摇美元霸主地位呢?首先,我们应该认识到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等石油输出国家是受到美国严厉的经济制裁后,才发狠用人民币或欧元来计价石油,影响力十分有限(笔者从与某石油公司在委内瑞拉工作的员工沟通得知,即使在委内瑞拉目前国内经济濒临崩溃的情况下,仍不太情愿用人民币交易石油)。同时,即使沙特等海湾国家同意在出售石油时用人民币结算,也只是针对向中国出售石油产品时用人民币结算,并非是在石油结算时全面弃用美元,沙特等国也非常清楚,弃用“石油美元”的后果很严重。

  此外,无论是“石油美元”或是“石油人民币”体系的建立,都需要一整套期货交易、定价中心等体系的支撑。当前我国人民币尚不能自由兑换,外汇体制方面存在一定障碍,试想中亚某国家拿到“石油人民币”之后,由于人民币国际化程度尚且不足,其在全球其他地方购买商品必然面临诸多不便之处,或许还需兑换成美元(中间还要面临着汇率波动风险)。

  从长远看,无论是石油人民币体系还是天然气人民币体系,都不仅仅是把人民币作为一种交换油气商品的货币,石油人民币体系或者天然气人民币体系的真正建立,需要很多前提条件。一个重要前提是建立起区域性乃至全球性石油期货交易中心和天然气交易中心。

  目前我国在石油金融体系建设方面与美国还有很大差距。2017年5月就开始宣称即将上市的人民币原油期货至今没有上市,而从日本Tocom、俄罗斯Moex、印度Mcx等原油期货交易所不太成功的实践看,要建立一个成熟的原油期货交易所是非常困难的,我国天然气交易中心离真正发挥价格枢纽功能也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林益楷,西北大学丝绸之路研究院哈萨克斯坦中心特邀研究员;张正刚,西北大学丝绸之路研究院哈萨克斯坦中心特邀研究员。摘自《上海合作组织黄皮书: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报告(2018)》,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年,第143—144页)

  

作者简介

姓名:林益楷 张正刚 工作单位:西北大学丝绸之路研究院

职称:林益楷,西北大学丝绸之路研究院哈萨克斯坦中心特邀研究员;张正刚,西北大学丝绸之路研究院哈萨克斯坦中心特邀研究员。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蔡毅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