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亚太区域
谢宗睿:日本面临新挑战
2018年10月11日 10: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谢宗睿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9月20日,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进行计票。现任日本首相、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击败了该党前干事长石破茂,实现了连续第3次当选。根据2017年3月修订后的自民党党章,该党总裁最多连任3届,最长连任9年。因此,安倍将在2021年9月卸任总裁。而根据日本现行政治体制,如无意外,安倍将于2019年11月刷新日本首相累计在任天数的历史记录。届时,安倍将超过桂太郎,成为日本进入宪政时代以来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

  从“最年轻”到“最持久”

  现年63岁的安倍出身于政治世家,其外祖父是日本前首相岸信介,父亲是日本前外相安倍晋太郎。显赫的家族背景,为安倍的政治生涯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在小泉纯一郎担任日本首相期间,安倍作为内阁官房副长官,因积极致力于解决所谓的“绑架问题”而崭露头角。2006年9月,52岁的安倍首次当选日本自民党总裁,从而成为日本战后最年轻的首相。

  然而,初登大位的安倍显然还不具备驾驭复杂局面的执政能力。在日本国内,在野党的反对和自民党内部的掣肘,让安倍焦头烂额、心力憔悴。在国际舞台上,由于缺乏足够的外交经验和智慧,安倍的对外政策往往也是进退失据、毫无章法。最终,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沉重的心理负担压垮了安倍的健康。在担任首相约一年后,安倍就以溃疡性结肠炎为由辞职。安倍此次下台,不仅在人们心目中留下了“难堪大任”的不良印象,同时也开启了此后日本政坛“一年一相”的混乱局面。在2006年9月至2012年12月的六年间,日本连续更换了六位首相,以致参加国际会议的世界各国领导人和外交官们,常常会因来不及记住更换如此频繁的日本首相姓名而苦恼。当时日本国内政局的混沌迷乱由此可想而知。

  直到2012年12月安倍再次上台担任首相,日本政局才终于步入理顺关系、重建秩序的轨道。在经济方面,被冠以“安倍经济学”之名的强力经济刺激措施令日本经济的多项重要指标有所好转。《日本经济新闻》发表评论文章分析称,“迄今为止,战后第二长的经济复苏一直支撑着安倍政权”。该文章列举数据称,到2018年12月,日本的经济复苏时期将达到73个月。自2012年12月安倍第二次上台执政以来,日本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加约60万亿日元。如果将2018年4月至6月的涨幅换算为年率,日本2018年GDP将达到552万亿日元,有望创下历史新高。此外,日本的股价、设备投资额、税收额、就业指数、到访游客人数等经济指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增长。

  在国际方面,安倍以维持并巩固日美同盟关系作为日本外交政策的核心,同时以短小的身段和灵活的姿态来应对中日、日俄、日韩、日朝等复杂棘手的双边关系,同时通过积极前往他国访问及参加国际会议,展开了所谓的“俯瞰地球仪外交”,增加日本在国际社会的存在感和影响力。当前的日本外交尽管还存在诸多问题,但与安倍第二次上台执政之前四面楚歌的困境相比,应该说日本外交的总体环境已大为改善。在面对特朗普、普京等强势政治人物时,安倍不惜极尽恭敬谦卑之态,以求与之建立和保持一定的信任关系。这也让安倍在日本国民心目中树立了“为争国益而忍辱负重”的形象。

  在内政方面,在野党的孱弱,让安倍得以较为自如地制定和实施各方面政策。在自民党内,安倍也通过政治手腕,构筑起了没有强势竞争对手的“独大”体制。权力的集中和制约因素的减弱一方面有助于维持安倍政权的稳定,从而避免日本政局的过度动荡,但另一方面也为安倍不顾反对、一意孤行提供了便利。其中,安倍利用自民党在国会的强势地位而强行通过“特定秘密保护法”和解禁集体自卫权就是典型的例子。

  总之,正如安倍在此次自民党总裁选举过程中着重宣传的那样,在第二次上台执政以来约5年零9个月的时间里,在国际经济形势扑朔迷离、国际政治环境波诡云谲的大背景下,其在经济和外交方面的执政表现让其赢得了继续担任日本掌舵人的新任期。

  当然,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安倍最终究竟能不能戴上“历史上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这顶沉甸甸的桂冠,还要看其接下来能否成功应对最后任期内的诸多严峻挑战。

  “新国家建设”说易行难

  在安倍连任自民党总裁当天,日本共同社刊发专题文章指出,作为自民党保守派的领袖,安倍在接下来的任期内能否实现其在选战中提出的“新国家建设”,将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

  毫无疑问,在安倍的心目中,“新国家建设”的最大课题就是修宪。修改日本现行的“和平宪法”,特别是其中最为核心的第九条,这既是自民党内部保守势力以及日本所有右翼势力梦寐以求的政治夙愿,同时也是安倍本人及其家族长久以来的政治理想。

  日本《宪法》第九条规定: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而安倍的一贯主张则是,要在第九条中明确写入“自卫队的存在”。在日本右翼保守势力看来,这也是日本在摆脱战后国际体系束缚并再次成为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的道路上必须迈出的关键一步。

  为了在最后的任期内达成这一目的,安倍预想的“修宪路线图”大致是:首先向2018年秋季召开的临时国会提交自民党修宪草案,然后在2019年的例行国会上与公明党和部分在野党议员一同制定修宪原案。如果在2019年夏季的参议院选举前,修宪原案能够在日本国会众参两院获得三分之二以上赞成,则将由国会提议修宪。

  目前,由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再加上支持修宪的在野党共同构成了所谓的“修宪势力”。他们已经在日本国会众参两院占据了三分之二以上议席。因此,从表面上看,安倍希望由国会提议修宪所必须具备的前提条件,已经得到满足。

  不过,对于安倍的“修宪路线图”,不仅最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坚决反对,自民党的执政伙伴公明党也担忧若勉强推进修宪讨论,将招致舆论批判,进而影响到该党选情。同时,在自民党内部,质疑安倍在修宪问题上急于求成的声音也此起彼伏。在此次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安倍的竞争对手石破茂就批评安倍的做法称,“草率对待宪法,就是没有认真地为国家考虑”。就连自民党修宪推进总部代理总部长船田元也因“无法赞同安倍的手法”,而在此次总裁选举中投出了空白票。此外,当前日本的民意总体上对于修宪仍持谨慎态度。据日本共同社9月20日至21日实施的全国紧急电话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对于安倍力争向今秋临时国会提交自民党修宪案一事,51.0%的受访者表示“反对”,仅有35.7%的受访者表示“赞成”。有鉴于此,日本媒体普遍认为,安倍如愿实现其“修宪路线图”的难度很大。若安倍为一己私念,倚仗一时的“独大”之势,置民意和国家前途于不顾,在修宪问题上强硬推进或草率行事,则很可能适得其反,甚至沦落到众叛亲离的下场。

  实际上,想要真正将日本建设成为一个“新国家”,安倍需要面对的挑战还有许多。与其执念于通过修宪扩军来让日本重新成为所谓的“正常国家”,倒不如将宝贵的最后任期和有限的政治能量用于更能造福日本国民、促进地区繁荣、维护世界和平的事业上。

  在日本国内,大到如何让“安倍经济学”善始善终并带领日本经济彻底走出泡沫经济崩溃以来长达三十余年的低迷状态,如何通过一系列改善生育环境、促进人口增长的政策措施来战胜已被称为“国难”的高龄少子化等关乎日本民族命运的根本问题;小到如何消除民众因森友学园、加计学园等丑闻而对政府产生的不信任感,如何科学合理地调配人力物力以确保2020年奥运会和残奥会的成功举办等执政过程中遇到的具体难题,都将考验安倍能否在任期结束已成定局之际避免陷入“跛脚鸭”状态。

  在国际上,面对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贸易霸凌主义横行给全球经济以及日本经济带来的阴影,如何在“以日美同盟关系作为外交基轴”的传统思维模式和“以自由贸易促进共同繁荣”的现实利益需求之间寻求微妙的平衡;如何通过富有诚意的行动,以获得亚洲广大饱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蹂躏的国家和人民的谅解,从而真正卸下历史包袱,轻装前行;如何摒弃“两面派”手法和“零和博弈”思路,转而与周边邻国相向而行,共谋发展,进而成为东亚区域一体化的积极参与者和有力推动者……这一系列问题也将决定安倍能否为日本留下足以泽被后世的“外交遗产”。

  “国家是时间河流上的航船。”这是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的名言。曾经最年轻的舵手安倍操控下的“日本丸”能否在时间的河流上平稳前行,人们拭目以待。

作者简介

姓名:谢宗睿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