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李建民:新时期上合组织经济合作的机遇、挑战及应对
2018年03月28日 08:5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建民 字号
所属学科:国际关系学关键词:世贸组织;国际关系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世贸组织;国际关系学

作者简介:

 

  上海合作组织即将迎来17岁生日。17年来,在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指引下,上合组织积极倡导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有力维护了成员国安全和发展利益,为促进地区稳定和繁荣做出了重要贡献。当今的上合组织已成为世界上幅员最广、人口最多、潜力最大的地区性国际组织。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上合组织需要抓住机遇,应对挑战,实现开放共赢和经济的快速发展。

  一、新机遇

  首先,经济发展动力增强。在世界经济发展动能转换的背景下,上合组织所在区域已成为全球最具发展活力的地区之一。首先是中国和印度经济作为全球和地区经济增长稳定器和推进器的作用日益凸显。据测算,自2013年以来中国经济已连续5年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印度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也保持在15%左右。从长远看,中印经济的快速增长必将带动整个上合组织区域经济的发展。2017年以来,俄罗斯和中亚成员国已走出2014年以来经济下滑的阴影,巴基斯坦经济也进入复苏增长轨道。其次是上合组织扩员盘活了东亚、中亚、西亚和南亚的地缘联系,市场和政策空间扩大,各成员国亟待在新的格局下加强发展战略和一体化倡议多层次、多形式的对接,如果整合得好,未来该地区有望成为亚欧大陆的“稳定锚”和重要的经济增长带。

  其次,区域合作潜力扩大。扩员后的上合组织内部经济结构和需求呈现出更加多元化的特点,各成员国面临更大的合作空间,彼此资源互补性能够得到更好优化利用,目前上合组织的经济产出与其面积和人口规模还不对称,扩大经济技术合作规模的潜力很大。上合组织内部贸易的占比也低于欧盟的60%和东盟的25%,区域内贸易投资潜能也有待释放。总体看,便利化水平不足、贸易成本高是制约上合组织区域内贸易投资发展的主要障碍和直接原因。2017年,世贸组织《贸易便利化协定》已经生效。根据世贸组织测算,如能提高便利化水平,发展中国家贸易出口平均每年将增加3.5%,经济产出增加0.9%。《贸易便利化协定》的全面实施可将全球贸易成本平均减少14.3%。加速贸易投资便利化与自由化进程,将能使内部贸易潜能转化为现实的出口能力和经济增长拉动力,这对缩小上合组织各国发展差距,谋求经济共赢意义重大,符合各成员国的利益。上合组织绝大多数成员国是世贸组织成员,在当前反经济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更需要坚持开放,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如能把握机遇,落实贸易便利化的各项措施,将会带动区域贸易投资快速增长,前景可观。

  第三,“一带一路”倡议为上合组织发展注入新动力。上合组织所在地区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区域。以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为核心的丝路精神与“上海精神”高度契合,得到了上合组织绝大多数成员国的认同、响应和支持。“一带一路”倡议提出的“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打造利益、命运和责任共同体的“五通三同”原则,为上合组织进一步拓展合作领域,提升成员国优势互补和务实合作水平注入了新内涵。“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基础设施建设、互联互通、国际产能合作、贸易投资便利化等优先方向,为上合组织的功能优化提供了抓手,成为上合组织深化区域经济合作的切入点和增长点。“一带一路”建设催生的亚投行、丝路基金、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等融资平台,也可为上合组织务实合作提供资金支持。而上合组织在安全、经济和人文三大传统领域相对完备的决策、咨询、研究和交流机制亦可为“一带一路”提供机制和平台。可以认为,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倡议是互为机遇,相互支撑。四年多来,“一带一路”的理念和政策已嵌入上合组织,“一带一路”倡议在上合组织所在区域取得了积极进展。2018年或有望签署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经贸合作协议,中国同上合组织多数成员国的发展战略对接合作,已进入从理念到行动、从规划到实施的新阶段,一系列大项目正在稳步推进。

  二、新考验

  新时期上合组织区域经济合作也面临一系列新考验。

  第一,如何强化自身经济功能。安全、经济和人文合作,是上合组织发展的三大支柱和驱动力。但现实中,安全领域的合作更富有成效,经济合作则显滞后。一些代表区域经济合作长期发展方向的贸易和投资合作的制度性安排推动缓慢,实质成果不多。经济合作模式也以双边为主,多边合作迟迟未能启动。新时期,上合组织如何通过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实现成员国之间更大程度的经济一体化,将是对上合组织内部凝聚力的考验。

  第二,如何在“协商一致”原则下保证决策效率。上合组织内部各成员国的产业结构和市场经济发育程度、对国际贸易经济合作规则的认知和接受度均存在一定落差。扩员后成员国数量的增加将使上合组织内部利益进一步分散化和多元化,势必加大利益协调和达成决策的难度。如何在“协商一致”原则下保证决策效率,是对上合组织整合能力的考验。

  第三,如何处理好区域内大国关系。扩员后中俄印三国首次在一个地区性国际组织中相遇,上合组织的国家结构由原来的“2+4”模式变成“3+5”模式。中俄印三国在上合组织的目标定位和利益诉求并不完全一致,如何避免上合组织成为大国竞争博弈的平台,协调好大国之间、大国与中小国家之间的关系,减少政治因素和外部因素对成员国经济合作的干扰,是对上合组织机制建设和协调能力的考验。

  三、应对路径

  第一,以经济合作为重心安全与发展相互促进。从长远看,上合组织需要进一步强化自身经济功能,其重点从聚焦打击三股势力、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变得更具综合性,进一步挖掘成员国间经济合作潜力,促进经济合作进入“快车道”。各成员国发挥自身在市场、资源、产业等方面的互补优势,推动合作从双边到多边、从项目到全方位战略对接转变,实现经济的包容性增长。

  第二,加强在区域制度安排领域的合作。落实海关通关、检验检疫、物流运输、标准认证、支付结算等全方位便利化措施,逐步形成地区经济合作的有效机制。提高成员国市场相互开放度,释放区域内贸易潜能,培育和打造区域大市场,建立地方合作机制,创新贸易方式,发展电子商务,积极开展中小企业合作,推动多边合作取得实质性进展。

  第三,中俄印战略三角应为上合组织经济合作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在上合组织的多边框架下,中俄印加强合作尤为重要。三国要进一步加强政策协调和沟通,搁置分歧,深化互信,建立相互谅解、平等协商的新型关系。坚持上合组织“协商一致”的基本原则,即要防止出现一国利用强权控制议程,也要防止借此频繁使用否决权导致决策效率下降。在开展合作时可采取先易后难的做法,在利益一致的领域逐步采取联合行动。总之,三国要发挥更积极的作用,为各成员国、观察员国和对话伙伴国带来更多互利共赢的发展机遇,为地区经济发展创造更多利益契合点和合作增长点。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李建民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职称: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蔡毅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