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观点
经济要“调结构”,股市更要“调结构”
2014年09月16日 14:39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丁峰 字号

内容摘要:当消费股达到一定权重比例后,由于其业绩稳定,股价波动较小,能减少股市整体波动,能将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限度,也就夯实了股市稳定发展的牛市基础。

关键词:股市;消费;资本市场;中国经济;产业链

作者简介:

  在满足统一规则的前提下,不论IPO还是再融资,都应把更多机会让给消费类企业。当消费股达到一定权重比例后,由于其业绩稳定,股价波动较小,能减少股市整体波动,能将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限度,也就夯实了股市稳定发展的牛市基础。

  中国经济在“调结构”,资本市场更需“调结构”;中国经济要有“新常态”,资本市场更要有“新常态”。可以说,资本市场“调结构”是中国经济“调结构”的突破口,资本市场“新常态”能为中国经济“新常态”提供源源不断的新动力。资本市场这着“棋”走好了,则中国经济就会全盘皆活。

  去年,中国第一、二产业合计比重约为54%,第三产业比重约为46%,一、二产业比重长期大于第三产业比重,显示产业结构优化潜力很大。目前,位于产业链上游的重化产业在国民经济总量中所占比例过大,但整体经济效益不佳;位于产业链下游的消费产业盈利状况趋好,但其体量还不够大,占比过小。在此畸形结构下,中国成了世界制造基地,却不是创新大国;中国贴牌遍及世界,但中国品牌却难以叫响。

  如今,中国工业产能如煤炭、钢铁、水泥、玻璃、化肥、化工化纤、电解铝等大类产品已经占世界总产量的40%至65%;世界500多种大类产品中,我国有220多种产量达到了世界第一。尤其在重化产业领域的总供给远大于总需求,正面临阶段性产能过剩的危机,个别细分行业经营面临恶化,出现了全行业亏损。反映到股市,在沪深总市值中,以能源石化、矿业资源、基建化工等为代表的周期性工业类公司占据主要权重,消费类公司权重只有约20%。比如医药健康类公司,权重仅约为5%;百亿市值以上的服务类公司屈指可数。再清楚不过,沪深股市与中国经济害了同样的结构性毛病:位于产业链上中游的工业品产出和位于产业链下游的消费品产出比例严重失调,一条腿粗壮臃肿,连带动自己都已略显吃力;另一条腿孱弱纤细,营养严重不足,拖了经济优化的后腿。

  追踪美国股市200多年的发展历程,在每个特定的时期总会有特定板块在唱主角,而引领其发展和调整的是那些可以代表不同时代先进生产力,并适应经济发展内在要求的产业。比如19世纪的铁路股、20世纪早期的钢铁股、50年代的汽车股、60年代的电子股、70年代的石油股、80年代的生物科技股、90年代的网络科技股等,这些代表性的产业依次引领了几次大牛市行情。

  道琼斯指数中成分股的变迁也见证了这一趋势。100多年前,道琼斯工业指数最初只有12只成分股,全部是传统工业股成员,如今几乎全被剔除出去,代之以强生、宝洁、可口可乐、卡夫食品、麦当劳、默克制药、辉瑞制药、沃尔玛、迪士尼、微软等知名消费股。今天,美国股市工业品股票权重缩减到只有约20%。道指成分股的这种历史变迁,不仅是美国经济百年来由工业型向消费型转变的缩影,也是美国股市由消费股取代工业股唱主角的注脚。

  对比中美股市,可清楚发现沪深股市的短板。从市值权重来看,美国金融地产类股票占比约16%,沪深却高达约32%;美国工业原材料类股票占比约4%,沪深却高达约11%。与此相反,美国必需消费品股票占比约12%,沪深只有约5%;美国医药健康股票占比近年来维持在20%至30%之间,沪深只有约5%。中国人口约是美国的4倍多,单从食品饮料行业来看,有近14亿人口的吃喝,足以支撑起海量的食品工业产值。美国经济总量约是中国的2倍,但食品饮料类及其他消费类股票市值规模,美国龙头股却是沪深同类龙头股的10倍左右。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龙头工业股市值与美国相差无几,有的甚至超过美国。中国能在工业领域赶超美国,在不远的未来,也能在消费领域赶超美国,这是可以基本确定的大概率事件。毕竟,消费是基本社会福祉,一个庞大的经济体如不能最终落脚到消费层面,就称不上是真正的经济社会发展。

  我国最终消费率在2011年停止了连续11年的下降趋势,开始呈现稳步上升态势;在经济增量权重中,最终消费因素开始超越资本形成因素成为主导力量。去年消费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达到了50%,同比提高4.1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最终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是54.4%,拉动GDP增长4个百分点。在去年国民经济总量中,服务业占比46.1%,第三产业增加值占比首次超过第二产业。今年上半年第三产业占比为46.6%,比去年同期提升了1.3个百分点,经济转型已初现端倪。经济资源的优化配置,逐步从生产领域转向服务领域,从粗放投入驱动转向品牌文化驱动上来,这标志着中国经济的“消费时代”正在悄然来临,以食品饮料、医药健康、日用品、文化传媒教育、旅游、服装、3C产品、零售连锁等为主的消费股将成为市场主流,占据主要权重,这是沪深股市未来的发展脉络。

  迄今为止,最市场化的资源配置场所就是股市。股市各路资金不是靠行政命令,不是靠政策扶持,而靠市场的判断,靠真金白银的投入,通过真刀实枪的博弈来实现投资人的经济利益。而在资本流动的背后,是稀缺性生产要素资源跨地域、跨时差的优化配置,并因此以更高的生产效率提供更优良更丰富的产出,这也是现代意义上的最根本的金融逻辑。

  所以,经济“调结构”和股市“调结构”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给任何一个踏板加油门都可在质和量上提升经济增长水平。就资本市场而言,在满足统一规则的前提下,不论IPO还是再融资,都应把更多机会让给消费类企业;反过来,当消费股达到一定权重比例后,由于其业绩稳定,股价波动较小,能减少股市整体波动,能将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降低到最低限度,也就夯实了股市稳定发展的牛市基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