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工作坊
林利民:国际局势中包含“去西方化”历史进步因素
2017年03月09日 10: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林利民 字号

内容摘要:2016年国际政治乱象明确聚焦于“去美化”、“去西方化”的最突出、也是最新表现是:美欧内部开始自动“去美化”、“去西方化”(或者叫做“非美化”、“非西方化”),其特征是反全球化、民粹主义、保护主义等政治、经济“自闭症”明显成为美欧主流民意。当然更不会承认造成当前全球性“去美化”、“去西方化”浪潮的最后根源在于美国及西方在其主导国际政治及主导全球化进程的数百年间扭曲了全球化、扭曲了国际制度、扭曲了广大非西方国家,也扭曲了西方国家自身。当世界进入全球化时代,包括许多不发达国家在内,纷纷打开国门、融入全球化进程之际,欧洲人却以一体化为名,筑起篱笆,把欧洲20多个国家从全球化的世界中圈出来,其本质是搞一个排他性的“关税同盟”,并以一体化的名义使其保护主义取得政治上的合法性。

关键词:全球化;欧洲;美国;西方化;政治;扭曲;西方国家;一体化;特朗普;进程

作者简介:

  近年来,尤其是2016年以来,国际乱象纷繁复杂,层出无穷。国内外战略界、学界虽然注意到国际“乱象丛生”现象,但对其深层次根源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然而,以大历史观考察,当前国际乱象的政治与战略本质是世界正处于“去美国化”、“去西方化”的阵痛过程中。即是说,当前国际乱象丛生的深层次根源在于:美欧等西方国家几百年来搞世界霸权,在世界范围内强推西式民主化、现代化、全球化和强推西式发展模式、国际制度,等等,严重扭曲了人类历史进程,开始遭遇报复性反弹。简言之,是历史性力量导致国际乱象丛生,并驱动世界步入“去美国”、“去西方化”轨道,其结局是人类历史进程从被扭曲向常态回归。据此也可以认为,当前国际乱象中包含历史进步因素。  

  一、当前国际乱象的政治本质是全球性“去西方化”  

  冷战结束后,“去美国化”、“去西方化”浪潮一直在非西方国家发酵、积聚以及扩散,针对美国及西方的国际恐怖主义在一定程度上是这种“去美化”、“去西方化”浪潮的扭曲反映。“9·11”以来,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这种“去美化”、“去西方化”浪潮进一步高涨,而2016年以来的国际乱象尤其突出了这一国际政治现象、尤其具有“去美化”、“去西方化”的政治特征。

  在非西方国家,“去美化”、“去西方化”目前已经开始走出主要表现为伊斯兰极端分子对“美西方”搞恐怖袭击的狭隘阶段,一些有代表性的非西方国家开始在国家层次公开打出“去美化”、“去西方化”旗号。菲律宾和土耳其的“急转弯式”政策调整是这方面最突出的两个案例。

  菲律宾原是美国殖民地,美国对菲律宾的影响,从政治制度、宗教文化、投资贸易到军事安全,几乎无处不在。美菲在冷战时期建立的军事同盟关系迄今依然存在。去年南海“国际仲裁案”发生后,奥巴马政府原以为可依仗美对菲长期影响、利用菲与中方在南海相关岛礁水域方面的主权争端、以菲为跳板对中国施压、贯彻其“亚太再平衡”战略,却不料菲律宾人民自主选出了杜特尔特任总统,而杜特尔特一方面违背美意志、在南海问题上与中方合作,同时疏离美国,采取了一系列“去美化”政策。

  土耳其曾是伊斯兰世界搞西式民主、西式现代化的“模范生”,并致力于加入欧盟、已处在“入盟”门槛上。土在控制中东难民入欧的“巴尔干通道”方面尤其积极配合欧盟。但美欧为进一步控制土耳其,在去年7月策动了一场未遂军事政变,企图替换埃尔多安政府,并在政变失败后继续压土尊重人权、“宽容”政变分子,这激怒了土耳其。埃尔多安政府开始大幅疏离美欧,并转向与美欧的宿敌俄罗斯及伊朗合作,这导致美欧在土耳其及中东的影响力大幅下降。

  2016年国际政治乱象明确聚焦于“去美化”、“去西方化”的最突出、也是最新表现是:美欧内部开始自动“去美化”、“去西方化”(或者叫做“非美化”、“非西方化”),其特征是反全球化、民粹主义、保护主义等政治、经济“自闭症”明显成为美欧主流民意,并驱动美欧从西式全球化的舞台上大幅收缩。

  在欧洲,英国“脱欧公投”以多数票通过,新上任的特蕾莎·梅政府并决定“硬脱欧”。不仅如此,英国成功“脱欧”大大鼓舞了欧洲主张反全球化、反欧盟、反自由贸易、反精英、反建制的民粹主义势力,疑欧主义在欧洲各国、尤其是法国、意大利、荷兰、奥地利等国甚嚣尘上。由此,欧洲正在从全球化及西式“全球治理”的发动机变成障碍。

  在美国,尽管美欧等西方精英层、包括其战略界、学界、主流媒体等,极力“妖魔化”特朗普,后者却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胜出:“美国民众选择了特朗普”、“历史选择了特朗普”!竞选期间,特朗普反复宣称“美国优先”,宣称要废除TPP及其它一些多边贸易协定、反移民、反贸易自由化、搞贸易保护主义,并主张美国从全球收缩、不再无条件承担保护盟国安全的“责任”等。不管其上任后是否能落实这些竞选承诺,但持这些竞选主张的特朗普能够在激烈竞选中“过五关斩六将”,最终战胜为美国主流精英、主流媒体所瞩意的希拉里,这本身就能说明反全球化、反精英、反贸易自由化的民粹主义以及反对美在世界上继续力推西式民主与西式全球化等,已经成为美主流民意。

  美欧这些变化,包括英国选择“脱欧”、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在欧洲盛行、美国民众选特朗普当总统等,一方面将驱动世界加快“去美化”、“去西方化”进程;另一方面其本身也构成了世界“去美化”、“去西方化”进程的一部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