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社会与人文
乡村振兴战略中传统礼仪文化的重构
2020年03月30日 20:21 来源:《重庆社会科学》 作者:傅琼/吴其佑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Research on the Reconstruction of Traditional Etiquette Culture in Rural Revitalization

  作者简介:傅琼,吴其佑,江西农业大学政治学院,江西南昌,330045 傅琼(1972- ),女,汉族,江西樟树人,江西农业大学政治学院教授,研究方向:礼仪文化与社会; 吴其佑(1993- ),男,汉族,湖北武汉人,江西农业大学政治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文化。

  原发信息:《重庆社会科学》第201810期

  内容提要:现代化进程中,乡村社会的原生文化理路逐渐被打破,孝道衰微、交往功利、舆论失声等礼仪文化失调现象日益突显。直面传统与现代的断链、乡村空心化及消费主义盛行的负面推手并全力化解,方能适应乡村振兴战略的需要。促进产业发展,留住礼仪文化建设的中坚力量;协调法礼关系,发挥孝道的礼仪文化核心作用;重建舆论平台,通力抓好礼仪文化建设活动,是乡村振兴中重塑乡村传统礼仪文化实现乡村善治的主要路径。

  Presently,we face sharply uneven etiquette culture disorder in modern society,mainly characterized by fragile piety,result-oriented communications and mute public opinions arising from modernization.In order to adapt to the needs of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problems like chain breaking in between tradition and contemporary,village hollowing and consumerism prevails are to be solved directly.The main path to reshape the traditional ritual culture and achieve good governance in the countryside is as follows:First,to promote industrial development and retain the backbone of etiquette culture construction.Second,to coordinat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aw and courtesy as well as play the core role of etiquette culture of filial piety.Finally,to rebuild the platform of public opinions and attach greater importance to etiquette culture construction.

  关键词:乡村振兴/礼仪文化/失调/化解/重构/rural revitalization/etiquette culture/maladjustment/dissolve/remodeling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当代中国礼仪文化建设研究”(17BKS066);江西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规划项目“乡村礼仪文化建设研究”(SH1604);江西农业大学协同创新招标项目“基层治理视域下乡村礼文化重构研究”(XDNYA1511)。

 

  “礼仪之邦”是中国特有的历史称号[1]。因为礼仪不仅是中华文明的标志,更是国人处世的标尺。在长期的历史演进过程中,它是约定俗成的,对他人、社会及自然表示尊敬、友好或敬畏的理念、模式和规则。其投射到乡村社会、植入到村民的理念之后,渐次融入到村民的日常生活之中,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层累与调适,最终成为独具魅力的乡村传统礼仪文化。马克思曾经指出,全部社会生活的本质是实践[2]。传统礼仪文化作为中华民族人民群众在漫长的社会生活中独特的实践产物,既是彰显我国国民独特气质的行事风骨,也是实现“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乡村振兴战略20字总要求的文化基因理路。

  《礼记?曲礼》曾记载:“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辨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宦学事师,非礼不亲。班朝治军,莅官行法,非礼威严不行。祷祠祭祀,供给鬼神,非礼不诚不庄。是以君子恭敬撙节退让以明礼。”[3]这足以说明,礼仪文化渗透进入古代中国社会生活中的时时处处。然而,应然与实然之间存在张力,曾经盛行“礼治”的传统乡村,因种种原因出现了传统礼仪文化失调的困境,其具体表征如下。

  一、乡村传统礼仪文化失调的基本表征

  “失调”是指失去和谐与平衡。乡村传统礼仪文化失调则指传统礼仪文化失去了维系乡村和谐与安宁的价值,无法发挥引导乡村民众思想观念与行动逻辑的基本功效,使得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受到一定阻挠。

  (一)财富累积方式逆转,孝道意识弱化

  孝道文化是传统礼仪文化之中的一颗瑰宝,其历史意义和现实影响不言而喻。《周易》曾记载:“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仪有所错。”[4]这句话强调天地间有自然法则维持万物生息运转,人类有性别之异、男女之合而繁衍续代,社会则有君臣上下、等级有差而治理有序,其运行的内在逻辑则是基于人们内心服膺的礼仪。在传统乡村社会,天高皇帝远,对政治伦理的关切较少,生活伦理自然成为人们关切的重心,而长幼有序,尤其是孝敬老人则成为乡村礼仪文化的核心法则。因为在传统社会中,依托小农经济基本能够达到自给自足的状态。即是说,在此等经济体系下,农户可以不需要与外部有太多物质交换就能生产、生活,较少的交换也多在一个相对狭小、封闭的社会环境中进行。农户平时生活中的交往对象主要以家人为主,人际关系简单。此外,因小农经济模式下财务累积速度低下、农业生产主要依靠长期实践经验层累等原因,乡村社会往往以长辈为中心聚族而居。家庭中子代大多从属于父代,父代的一言一行具有模范性和主导性,长辈的权威就此确立。子女孝顺父母成为乡村礼仪文化中最基本也是核心的内容。子女如果对长辈未尽孝道,就会受到亲族的排挤,甚至难以在村落立足,而由于小农经济体制自身局限性的限制,脱离了村落的个体自然就难以获得满足基本生活所需的生产资料,这样以伦理规则为主,再辅之以感情的孝道具有较大的稳定性。

  现今的乡村,受改革开放大潮的影响,小农经济受到市场化和社会大分工的冲击,已然支离破碎。不论愿不愿意,全国范围内所有的农民都被卷入了这样的体系之下,成了“社会化小农”[5],农业生产更多依靠专门性知识而非基本经验。在这样的身份转换后,日常生产生活的每时每处必须要进行资源的分配,中青年人比较老年人显然具有更多的优势,老年人的权威随之丧失,他们转而大多处在有限资源分配的底部,甚至无法参与到分配之中。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老年人创造物质财富能力的衰退,使其在子女面前的权威下降甚至沦丧,子辈对他们的敬畏逐渐弱化甚至趋于负面。对老人的物质供养渐渐怠慢,老人们不得不依托自己老迈的身体维持生计,孝道衰弱成为乡村礼仪文化的主要困境。特别是随着工业经济吸引力的增强,乡村大量中青年外出务工,导致子女大都不能经常陪伴,即使对老人尽了些赡养义务,也只是物质给予。代际沟通较少,缺少精神上的关怀,从而引起老人抑郁、自杀等一系列问题。

  (二)关系网络异化,功利性交往扩散

  传统乡村社会交往以情为上,强调以心换心,追求长远的往来。用翟学伟的话说,传统乡村人际交往,将其前提设定在了人与人之间的心理是可以相通的上面[6]。所以村民才能在农忙时候相互帮工、哪家整酒纷纷捧场、有事无事拉拉家常。正是因为礼仪起到了重要的规范作用,小到与人交谈时候的一颦一笑,大到赠送礼物时候的孰轻孰重,礼仪的存在以一种标准的方式让人们不由自主地在交往过程中根据自身需要去模仿、根据自身标准去比对,从而达到以情为基、以礼为形、心随礼至的既不非常拘谨也不过分逾越的情理相融状态。在此状态下,村民除了维系与血亲、宗族的关系外,还能进一步拓展人际关系,从而延伸到整个乡村社会,建构起适合自己生产生活需要人际关系网络,而礼仪显然是其重要的连接线。

  而今传统乡村社会已从“熟人社会”转变成为“半熟人社会”,年龄偏大的村民之间熟人交往方式变化不大,且大多与邻里相处融洽。反观在此“社会化小农”时期的新型农民,虽然肯定不能排除情感因素的影响,但是也必须承认,他们通常是基于理性的算计来筛选交往对象,并且会通过预计交往对象在当下或者未来能给自身带来利益的多寡,来分配与交往对象产生人情往来的金钱数额。诚如贺雪峰先生所言,旧的维持中国乡村正常运转的宗法制已经瓦解,然而新的乡村制度还没有确立,因村民的理性算计的转变,农村的权力基础更加依附于利益[7]。这就表明,在关系网中处在关键位置的点——人,在向四面八方快速分散的过程中,原有的关系网已经难以维持从而破碎,连接线大多也已断裂。在新的关系网还未形成时,其中的连接线大多已是由利益构成的。印证这一礼仪文化失调现象的典型事例便是农村红白喜事。它们是乡村社会的大事,具有昭告世人的作用,但却失去原有温情脉脉的面孔,物质色彩极重。经济条件好、社会地位高的人办酒宴时排场十足、宾朋满席、挣足了面子,也成为村民竞相交好的对象。相比之下,经济条件差、社会地位低的人在各个方面都相形现绌,多数被边缘化,少数则为了不被比下去甚至会出现借钱撑面子这样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从而导致物质条件进一步恶化。由此观之,交往行为短期化、功利化,打破了乡村的平衡景象,礼仪文化衰弱亦显而易见。

  (三)公共精神弥散,乡村舆论约束失效

  费孝通先生曾提出过“双轨政治”理论。其原则是:一个健全的、能持久的政治必须是上通下达,来回自如的双轨形式[8]。这一理论通俗明了,却深刻地揭示了传统中国社会“精英治理”和“社会自治”的本质以及它们对于社会稳定的作用。以往中央发布任何政令都要通过省、地区署、县、乡这样逐级传递才能到达基层社会,而每级行政机关出于自身利益,或多或少会影响政令的传递,这样中央一些政策到达基层之时已经成效甚微。与之相反的是,有着极具经济实力和社会地位的乡村士绅阶层,他们对外依靠宗亲关系、资源优势抵消国家发布的各种政策,弱化国家对于基层的把控力量,使得国家行政无法直接触及乡村,从而获得对乡村的实际影响和控制权。对内他们根据自身的知识储备,在学礼、知礼、行礼的基础上,逐渐在传统乡村社会这个较为封闭的圈子里面产生了一定的声望,同时他们自身这种独立的名声又与所属家族的名望以及其他同宗同族精英人士的声望相互叠加。这种声望的叠加效应最终就会产生巨大的向心力,使得乡村社会的其他阶层竞相效仿,以士绅阶层的言行举止为礼的标准。标准化的结果,就是乡村社会生活中,大家都在以此标准的前提下相互约束,相互监督,形成属于乡村独特的舆论氛围。于是乎,士绅阶层便占据了政治和舆论的主动权。在此等时代背景下,由于乡村局限、密闭的客观环境,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关系网络极其紧密,稍有不慎就可能身败名裂,在当地待不下去,在追逐名声的过程中间自然十分爱惜自身声誉,如此,舆论的监督作用显而易见。

  而现今,在市场经济的影响下,村民大部分的需求都可以在市场上寻得满足,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市场一应俱全,村民不用担心失去在乡村的立足之地后无法生存。传统道德受到利己主义的冲击,名声这样曾经至关重要的资源也不再受重视,公共生活舆论缺失了重要的存在基础。现代化信息传播快速,往日三五成群、谈天唠嗑情况少有,物质上相对的宽裕使得村民了解到的信息结构更加多元化,村民之间达成的共识少了,自我意识觉醒更多了,消费主义思潮涌现,这更加减少了舆论的影响力。由于城市范围扩张式增加,越来越多的传统乡村也被纳入了城市的规划战略圈之中,在集体化时期深受政治压力的脆弱的乡村公共生活立马被瓦解,基于公共生活的舆论自然消散。

作者简介

姓名:傅琼/吴其佑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