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文化人类学
前世今生:士大夫、知识分子与文化趣味
2020年03月30日 18:32 来源:《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南帆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Pre-existence and Present Life:Scholar-bureaucrats,Intellectuals and Cultural Taste

 

  作者简介:南帆,福建社会科学院,福建 福州 350001 南帆,男,福建社会科学院院长,研究员,福建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

  原发信息:《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185期

  内容提要:科举制度的终结、新型教育的普及和儒家意识形态的解体,消解了中国古代士大夫的政治理想、社会基础和身份认同,造就了具有新的政治追求、社会观念和精神姿态的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但并未彻底割裂二者间隐秘的文化关联。古代的士大夫的情感范式制造的美学记忆,包括审美观念、文化品位和处事风格等,作为无形的传统仍弥漫于现代知识分子之中。“阶级”学说的引入、民族国家内部和民族国家之间“阶级图谱”的构建,以及“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阶级身份的确认,促使中国现代知识分子彻底抛弃了古代士大夫的精神遗物,形成了新的文化特征,它涵盖了共同的价值观念、生活趣味、消费态度和审美倾向。作为一种新兴的抒情方式,“颓废”成为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情感标志。颓废是小资产阶级在受到资产阶级挤压后在情感上的曲折反映,借以释放对资产阶级价值体系的不满,因而与叛逆、反抗的“革命”激情之间建立了某种奇异的关联。

  The termination of imperial examination system,the popularity of the neo-type education and the break-up of the Confucian ideology dissolve Chinese ancient scholar-bureaucrats' political aspiration,social foundation and identity recognition,attributing to Chinese modern intellectuals inherent with new political pursuit,social value and immaterial attitude,but they've not dissevered the implicit cultural relevance between them.The aesthetic memory out of ancient scholar-bureaucrats' emotional paradigm,including aesthetic concept,cultural taste,personal demeanor,etc.As intangible traditions,is still interspersing among contemporary intellectuals.The introduction to the theory of “hierarchy”,the construction of “hierarchical pyramid” in-between national states and the identification of the class of “petty bourgeois intellectuals” encourage contemporary intellectuals in China to thoroughly cast off the spiritual legacy from ancient scholar-bureaucrats so as to generate the new cultural characteristics covering mutual values,life fun,consumptive attitude and aesthetic tendency which are seen as an emerging lyric device.The “decadence” is an emotional sign of petty bourgeois intellectuals and is a twisted reaction of their emotion to oppression from the bourgeoisie to release discontent over the value system of the bourgeoisie,thus,making some sort of unusual relevance to rebellion and resistance to “revolution” passion.

  关键词:士大夫/知识分子/阶级/文人趣味/颓废/Scholar-bureaucrats/Intellectuals/Hierarchy/Literati Interest/Decadence

 

  作为一个著名概念,“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包含了一系列的理论和历史纠葛。“小资产阶级”与“知识分子”均为现代名词。二者的组合显示,一批专业人员开始纳入新型的社会定位坐标体系。当然,相对于崭新的阶级身份命名,这一批专业人员渊源有自。所谓的“知识分子”并非地平线上陌生的社会群体。他们的前世今生复杂而曲折,两个现代名词的介入开启了何种理论视域?

  如果说,知识分子现状的描述时常带来激烈的争辩,那么,知识分子的历史谱系并未吸引多少关注的目光。“小资产阶级”之所以构成了一个刺眼的定语,显然因为这种阶级身份与另一些共时的阶级身份存在持久的纠缠与磨合。“小资产阶级”寄居于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的尴尬地带;这个概念的构词方式仿佛显示,“小资产阶级”是从“资产阶级”的某个余脉之中派生出来的。事实上,“小资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关系构成了一个危险的理论雷区。一大批小资产阶级前赴后继地投奔无产阶级革命阵营,这个现象被叙述为历史的必然,任何投身于历史洪流的知识分子迟早将意识到自己的真正归宿。尽管如此,资产阶级的频繁招手似乎隐藏了奇特的诱惑。许多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恋恋不舍地徘徊于资产阶级阵营附近,藕断丝连,甚至暗送秋波。他们身上的多种文化症状无不可以追溯至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无产阶级革命队伍不得不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追查二者之间的隐秘联系,力图彻底剪断资产阶级的文化脐带。高度戒备的精神姿态表明,资产阶级并不像通常预想的那么不堪,乃至气息奄奄,危在旦夕。“小资产阶级”制造的另一个症结是知识分子与大众的关系。相当多的时候,“大众”的词义接近“无产阶级”;另一些语境之中,“大众”的主体即是具体地指称“工农兵”。然而,由于疆域广阔的“乡土中国”,由于“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战略,知识分子与农民的关系逐渐成为焦点。乡村是重塑小资产阶级灵魂的社会空间,农民是知识分子的真正导师,这种观念不仅转换为络绎不绝的社会运动,同时主宰了通常的文学想象。陈独秀五四时期激烈抨击的“贵族文学”“古典文学”“山林文学”很快声名狼藉,“赵树理方向”方兴未艾。相对于如此庞杂的现实内容,许多人仅仅将知识分子的身世追溯视为一个无足轻重的余兴节目。

  然而,愈来愈多迹象表明,无视知识分子的文化渊源可能陷入某种盲区。现代知识分子是否拥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开始?他们文化人格之中的勇气和激情是否亘古如斯?某些人倾向于认为,所谓的知识分子无异于中国古代的士大夫[1]45。称谓的改变并不能证明什么。五四时期某些著名的知识分子言辞激进,甚至公然践踏士大夫所遵从的儒家文化传统,然而,他们的行动并未真正摆脱“温柔敦厚”的范畴,例如鲁迅和胡适。两位五四新文化的主将无不公开主张个人的独立和自由,呼吁年轻一代必须拥有挣开各种传统枷锁的勇气和信念。然而,由于母命难违,他们共同委屈地向不如意的婚姻屈服。儒家文化人伦观念的规训如此强大,鲁迅和胡适并未完全抛弃士大夫形象的遗风。

作者简介

姓名:南帆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