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下载 >> 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学术期刊数据库 >> 社科动态
中国的政治改革及其影响
撰写时间:2014-04-29 11:19:00 来源:《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2014年04月29日 11:22 作者:[法]帕特里克•特雷

  摘要:我们现在处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国际斗争的新时代,西方国家自认为了解民主和政治体制而怀着好为人师的感情来对其他国家的民主和政治体制评判打分,这种评价方式是不可取的。福山的《历史的终结》认为自由民主制将成为人类社会演化的重点,但中国的发展引起了已经衰落的西方极大的兴趣和恐慌。〖JP2〗本文通过分析中国的政治改革及其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探询中国模式的特点,建议同中国扩大对话,加深认识。未来世界发展还未可知,但社会主义一定会迎来历史转折点,结束资本主义国家与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从属关系。孕育了社会主义的革命过渡期尚未结束。

  关键词:资本主义 社会主义 政治改革 自由民主制 民主治理

  从西欧的角度出发去评论中国的政治改革,实际上是从自己的阵营出发去作出评论,这和其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尤其是美国一样,怀着一种好为人师的感情,认为自己实际上完全了解(甚至毫无疑问地了解)政治体系——民主,所以按照自己的标准给其他国家毋庸置疑地评判打分。[1]首先是成绩最好的,其他的则被列入落后的行列,使用一些惯用的评语,通常以类似学院的风格严格地标明退步或进步:“还可以做得更好”,“努力不够”,“最近有所松懈”等等。

  这种做法甚至在20世纪末获得了最高度的发展,即福山的《历史的终结》,该书引起了大量的争论。作者由此蜚声在外,我们发现他本人也在若干年后成为了国际争论的话题。福山认为:“在过去几年里全世界都认识到自由民主制度作为一种政治制度的合法性,它不仅战胜了世袭的君主制、法西斯主义而且在最近还战胜了敌对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他推断:“历史终结意味着自由民主制将成为人类社会演化的终点,是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对于那些逐字逐句甚至缺乏教养地中伤《历史的终结》主题的人,他补充道:“黑格尔和马克思都相信,人类社会的进化不是无限连续……换言之,他们都设定了一个‘历史的终结’;对黑格尔而言,这是自由国家,对马克思则是共产主义社会。”[2]

  与之在意识形态方面相协调的是,1989年夏天,这本著作传播开来时,中国还仅仅处于发展起步阶段,十分缺乏理论的指导。中国在世界舞台上日益开放,经济发展势头良好。当然,自由主义的宣扬者可以同时自我安慰,欢迎中国回归或是迎接迟到的“市场经济”,而顺便忽视了它实行社会主义并毫不犹疑地把中国归类到资本主义行列。不管怎样,《历史的终结》预言的政体上的同一迟迟未能出现。[3]

  中国因此长久地被同时定义为渐进的“资本主义”和仍旧古老的“专制独裁”:这个新生被打上中等分数和差分。这种定义在我们的世界里被广泛地认可,吸引了相当一部分左翼人士,他们借此表现得更为严厉,甚至惩罚中国,将分数降到更差。

  在这里,我们毫不避讳地反对这些老师和他们的这种双重意识形态标准的评估。这首先是因为认识的发展。我们对于中国的政治改革——政体,尤其是民主的认识在加深,我们不以既定的模式(更不是帝国主义所鼓吹和追求的合法的政治和军事干涉)去衡量评判,而是同中国在时间和空间上扩大对话,向它提问,来学习和增加认识。当然,学习是为了更好地了解中国,但也同样是为了更好地了解世界其他国家。不从过去固定的方案出发给发展中的中国定性,而是从变化或稳定的当代现实出发,力图得出一个可能的共同前景:和平、相互尊重、政治自由和社会公正的世界。

  实际上,中国道路的特点不仅仅在于它已被证实的差异性,这是西方无法复制的,还在于它是全球积累的民主和社会主义成果集中的初步体现,丰富多样,没有模式,既非空想亦非现实。

  一、保守主义还是坚定不移?

  有学者指出,中国的政治改革不是许多西方学者理解的政治体制改革,这种改革不涉及基本政治框架的变动,而是一种以政府治理或政府管理体制为重点内容的改革。这预料到了占主导地位的西方意识形态的失望。正因此,我们这些西方人才对现今中国政治体制的一切规划、改进、进步和其他修正感兴趣,它是我们的反命题吗?唯一重要的是要知道:中国将在什么时候结束它的政治体制,回归我们的阵营,在何时让西方强国们重新宣示“权利”?

分享到: 0 (责编:宓存)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