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争鸣 >> 调查
外空军备竞赛的前世今生
2014年06月12日 00:00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外空军备竞赛问题由来已久,早在“冷战”时期,美苏两国为占领外空这一新领域,在研制军用卫星、外空武器等方面展开激烈竞争。

关键词:外空;美国;防止外空军备竞赛;部署武器;太空武器

作者简介:

  外空军备竞赛问题由来已久,早在“冷战”时期,美苏两国为占领外空这一新领域,在研制军用卫星、外空武器等方面展开激烈竞争。冷战结束后,美国依旧重视外空,并拒承诺不在外空部署武器,甚至不支持谈判禁止太空武器,成为引发全球新一轮外空军备竞赛的导火索。

  外空竞争由来已久

  1957年10月,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人类活动的领域从此从陆地、海洋和大气层扩展到外层空间。

  航天技术首先应用于军事领域。美国和苏联分别于1959年和1962年发射第一颗军用照相侦察卫星,外空军事利用的局面从此出现。

  由于外空具有巨大的军事潜力和价值,伴随冷战期间美苏的军备竞赛,外空迅速成为竞争新领域。双方围绕研制各类军用卫星、外空武器和部署于外空的天基反导武器展开了激烈竞争。

  为了确保外空用于和平目的,国际社会于1959年成立联合国和平利用外空委员会,并于20世纪60至70年代达成一系列旨在控制外空军备竞赛的国际条约,如“外空条约”、“月球协定”、《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等,其中1967年的“外空条约”被誉为和平利用外空的法律基石。

  1967年,美国、苏联和英国签署《外层空间条约》,禁止在太空轨道和空间站部署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自1982年以来,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裁谈会)也一直把防止外空军备竞赛作为议程之一,曾在1985年至1994年间连续10年设立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特设委员会。联合国大会每年均通过“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决议,强调裁谈会在谈判防止外空军备竞赛多边协议方面负有优先责任。

  美国企图控制外空

  冷战结束后,美国在民用和军事利用外空领域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对可能制约其技术和装备发展的任何国际条约谈判均持消极态度,同时也是少数不支持谈判禁止太空武器的国家之一。

  2005年10月,美国还打破以前在联合国这类决议投票中弃权的惯例,首次投票反对呼吁举行这种谈判。这项决议得到联合国160个成员国的支持,美国是唯一投反对票的国家。

  近年来,美国更加重视和依赖外空,其大力推动的以信息技术和导弹防御为核心的军事变革均离不开外空,甚至提出了“控制外空”的军事理念。

  2006年,时任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签署新版《国家太空政策》。这份文件全面修订1996年老版《国家太空政策》,宣布美国会继续执行已有国际条约,但“反对发展新法律体系或其他制约措施,禁止或限制美国对太空的使用与进出”。

  这份新政策把安全问题提到首位,首要目标为“加强美国的太空领导权,保证太空能力可在美国国家安全、国土安全及外交政策需要时为之服务”,以及“为保证美国太空利益,确保能在太空或通过太空展开不受妨碍的行动”。

  2006年底,时任美国负责武器控制和国际安全事务的副国务卿罗伯特·约瑟夫就这一政策强调说,尽管美国的太空政策没有规定美国在太空开发或部署武器,但美国并不放弃这种选择。

  他说:“考虑到我们太空资源的重要性,放弃保卫我们太空资产的技术选择,以便事先阻止假设的未来空间军备竞赛,不符合美国国家安全利益。”

  中国力主外空和平

  中国一贯主张外空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应和平利用外空、防止外空军备竞赛,要求国际社会谈判达成一项禁止在外空部署武器、禁止向外空物体使用和威胁使用武力的国际法律文书。

  中国曾于1985年、2000年、2002年向裁谈会提交工作文件,全面阐述中国关于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基本立场。随着中国航天能力的逐步增强,中国更加重视对外空的和平探索和利用。

  2008年,中俄共同向裁谈会提交“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草案,以作为裁谈会就防止外空军备竞赛问题谈判国际法律文书的基础。

  石中玉(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